農業合作社對於印尼飲食消費模式變化之因應角色探討
Wednesday,01 August 2018 印尼
twitter plurk facebook print

農業合作社對於印尼飲食消費模式變化之因應角色探討

Erma Suryani, Ening Ariningsih, and Handewi P. Saliem

Indonesian Center for Agricultural Socio Economics and Policy Studies

Jln. Tentara Pelajar No.3B Bogor, Indonesia

E-mail : erma_pse@yahoo.com

 

摘要

印尼在這十年經歷糧食消費模式的重大改變,主要係肇因於日益增加的人口、家戶所得及糧食供應。糧食消費變得更多樣化,影響了政府糧食(尤其是主食)生產政策的擬定。糧食充足供應的關鍵在於農民團體及合作社在食品產銷階段是否扮演著積極的角色。本研究目的在分析印尼合作社為因應當地糧食消費模式改變所扮演的角色。本研究主要以過去相關的研究結果作為基礎。研究發現,2002到2014年間發生糧食消費模式的重大改變,導致糧食消費模式變得更多樣化。合作社在此一轉變中仍舊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不僅提供農民或生產者所需的生產投入及技術,也同時行銷及銷售產品。強化合作社對於未來充足糧食的取得可謂相當重要。

 

關鍵字:合作社、主食多樣化、糧食消費模式

 

前言

當今國家面臨的挑戰之一,就是如何提供給居民滿足數量、品質及即時性各方面需求的食物及營養。對於家戶層面的糧食消費模式轉變有有適切的瞭解對於政策制定是非常重要的。家戶糧食的消費涉及糧食實體和經濟上的可取得性及可負擔性。

糧食供應鏈系統中,農村機構對於產品的生產及行銷極為重要。農民合作社被認為可作為生產投入運送、食品加工、行銷銷售的中介機構,協助供應充分且即時的糧食予各個家戶。西爪哇乳品業即為一個營運良好的合作社範例,此一模式也可運用在糧食作物的次級產業部門。事實上,印尼許多區域都有設立合作社,除在投入資源的運送和食品行銷扮演著重要角色,亦提供各式各樣會員所需資源。基於上述背景,本研究旨在分析合作社為因應糧食消費模式改變所扮演的角色。

 

研究方法

 本研究分析家戶糧食消費模式的改變及農業合作社在回應這些改變時扮演的角色,分析資料來自印尼中央統計局在2002年及2014年進行的全國性社會經濟調查(Susenas)。Susenas是中央統計局檢視社經發展計畫的主要調查之一,消費數據為此調查搜集的資料之一。消費數據每三年對外公布,包含30萬個家戶的資料。

 家戶糧食消費模式的改變以總體、地區(農村-都市)及所得 (低收入、中收入及高收入)等面向進行分析。所得水準的族群分類參考世界銀行所得階層的分類方式,即:(1) 最低40%為低所得族群;(2) 中間40%為中所得族群;(3) 最高20%為高所得族群。

 為因應家戶糧食消費模式的改變,合作社在支援糧食產品生產及配銷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合作社的角色將會以先前研究為基礎進行分析。

 

結果與討論

印尼人口統計及農產業

印尼為人口很高的國家;2015年印尼總人口數為2.555億人,估計2020年將成長至2.711億人(印尼中央統計局,2017)。2015年至2020年間,人口將增加6.1%。以印尼的人口結構來看,印尼將會出現人口紅利,亦即勞動力人口數大於孩童及老年人口數的情形。這樣的人口紅利將為經濟成長及社會福利的改善創造契機,同時也改變糧食支出及消費模式。都市人口占比由2010年的49.8%增加至2015年的53.3%,且預計於2020年到達56.7%。這將會影響糧食消費模式及糧食生產。Satterthwaite等人(2010)的研究指出,都市化造成都市人口的增加及糧食消費模式的改變,進而影響總體糧食需求的改變。

過去十年的改變不僅發生在人口層面,也發生在所得水準、都市化、就業機會及各部門技術進展等方面。Regmi (2001)研究指出,所得增加、都市化、人口型態改變、交通運輸以及消費者對於食品品質安全認知均會造成全球糧食消費模式的改變。

人口增加促使政府增加糧食產出,特別是印尼人作為主食的米食。中央統計局(2016)的資料顯示,2015年印尼稻田產量達7540萬噸 ,相當於4730萬噸的稻米。2001年至2015年期間,總稻米量估計每年增加3.4%,其中1.79%的成長來自收穫區域的擴增、1.61%的成長來自生產力的提升。印尼米食消費量接近100% (Hermanto等人,2016)。

增加糧食(特別是稻米)的產量會面臨到以下的挑戰:(1) 小農定位及農地面積:有955萬農戶僅擁有少於0.5公頃的土地;(2)道路、乾淨水源、灌溉系統及能源等基礎設施不足;(3)農民資本取得受限且融資利率高;(4) 農民及農業推廣者自身能力及相關制度的不足;(5) 農民就農產事業管理能力有限,以及 (6) 極端全球氣候變遷現象、天災及漸增的環境破壞。除了這些問題,農地的可利用性也正在減少,因為許多農地變更為非農業使用目的。2007年至2010年期間,每戶稻田面積減少20.85%,平均面積由2007年的0.609公頃減至2010年0.482公頃 (Suryani,2015)。爪哇一年有2.34%的稻田變更用途,其面積共達42.97萬公頃(Irawan, 2012)。稻米產量也受限於灌溉系統的限制(農業部, 2017)。

 

家戶支出分配的改變

整體而言,2014年家戶的糧食支出略小於2002年。2002年糧食支出比例(高於50%)仍舊高於非糧食支出,經過了12年,家戶非糧食的支出有所增加(表1)。根據Soekirman (2000)的研究,糧食支出占家戶總支出比例高於60%者,屬於糧食不安全者,而糧食支出佔家戶總支出比例小於60%,則屬於糧食無虞者。以這樣概念來說,印尼家戶總體上可視為糧食無虞者,但以地區觀之,2002年農村家戶的糧食支出超過60%,較易受糧食支出的影響;然而,在2014年,糧食支出下降至58.1%,進入糧食無虞者的範圍。

 

表 1. 2002-2014年各區家戶支出

支出

各區支出 (%)

總額

都市

鄉村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糧食

52.6

51.0

-1.6

46.5

45.3

-1.2

62.7

58.1

-4.6

非糧食

47.4

49.0

1.6

53.5

54.7

1.2

37.3

41.9

4.6

總支出

100

100

0

100

100

0

100

100

0

資料來源: CBS, Susenas 2002 and 2014 (估計)

 

地區(農村—都市)性的分析結果顯示,2002年都市地區家戶糧食支出平均低於50%,而農村地區則達62.7%。12年期間(2002年至2014年),無論是都市或農村地區的糧食支出均呈現下降的現象。而農村地區非糧食支出增加4.6%,幾乎為都市地區的四倍。2014年農村地區糧食支出比例仍高,占58.1%;然而都市地區的糧食支出已低於50%。

另一方面,總體及地區(農村—都市)非糧食支出均有所增加。相對於都市地區,農村地區非糧食支出改變幅度較高。過去10年資訊科技的發展改變了民眾的生活型態,也使得非糧食消費的需求增加。

以所得族群區分家戶的糧食支出分析結果顯示,低所得組的糧食支出最高、中所得組次之、最後為高所得組(表2)。總體而言,家戶的糧食支出在每一個所得族群均呈現減少的趨勢,而非糧食支出則有所增加。中所得組糧食支出減少最多、非糧食支出增加最多。

 

表2. 2002-2014 年各收入族群戶支出

支出

各收入族群支出(%)

低收入

中收入

高收入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糧食

67.3

66.3

-1.0

60.2

58.0

-2.2

40.9

40.2

-0.7

非糧食

32.7

33.7

1.0

39.8

42.0

2.2

59.1

59.8

0.7

總支出

100

100

-

100

100

-

100

100

-

資料來源: CBS, Susenas 2002 and 2014 (估計)

 

家戶糧食消費的改變

1999年的印尼,無論是都市或鄉村,家戶最大支出品項都是穀物。鄉村家戶在穀物支出達22.1%,乃為合理現象,因為穀物包含米、玉米及小麥,均為多數人食用之主食。大多數人以米為主食,且一般來說米為家中常備的食物。14年後,這樣的消費結構有了很基礎的改變,加工食品支出明顯增加,顯示外食的米食支出也因此增加(Ariani 及Hermanto,2015)。

 Suryani等人(2016) 過往研究發現,除了其他類、加工食品及飲料、菸草和檳榔之外,其他食物種類的整體支出均減少(表3)。地區而言,鄉村地區的結構改變較大。舉例而言,家戶穀物支出在都市地區僅下降2.5%,低於整體下降幅度,然而鄉村地區的下降幅度則是7.2%,遠高於整體降幅 (4.2%) 。

 魚/蝦、奶類、蔬菜、水果、其他各式食物、加工食品及菸草的糧食支出均有增加的趨勢,其中增加最多的是加工食品的支出,總計增加4.4%,而減少最多的則是穀類消費,共減少4.2%。烹調方式改變可能與職業婦女逐年增加的現象有密切關係。中央統計局(2007)指出,2006年2月至2007年2月的女性勞動參與增加了212萬人,主要從事農業及貿易業別;同時期,男性勞動參與僅增加28.7萬人。女性工作者的增加即減少在家準備食物的時間。

 

表3. 2002-2014年地區和食物類別的家戶支出

糧食類別

各區支出(%)

總體

都市

鄉村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穀物

19.4

15.2

-4.2

14.3

11.8

-2.5

25.7

18.5

-7.2

塊莖類

1.1

1.8

0.7

0.8

0.7

-0.1

1.4

2.8

1.4

魚/蝦

9.0

9.9

0.9

8.3

8.9

0.6

9.9

10.9

1

肉類

4.8

3.6

-1.2

5.9

4.0

-1.9

3.6

3.2

-0.4

蛋類

3.1

2.4

-0.7

3.2

2.4

-0.8

3.0

2.3

-0.7

奶製品

2.4

2.9

0.5

3.3

3.9

0.6

1.2

2.0

0.8

蔬菜

8.1

8.4

0.3

7.3

7.0

-0.3

9.0

9.8

0.8

豆類

3.1

2.2

-0.9

3.0

2.3

-0.7

3.4

2.2

-1.2

水果

5.0

5.1

0.1

5.5

5.6

0.1

4.4

4.6

0.2

油+脂肪類

3.8

3.5

-0.3

3.3

2.9

-0.4

4.5

4.0

-0.5

飲料

4.7

3.8

-0.9

4.1

3.2

-0.9

5.4

4.5

-0.9

香料

2.6

2.0

-0.6

2.4

1.8

-0.6

2.9

2.2

-0.7

其他

5.5

6.1

0.6

6.7

7.3

0.6

3.9

4.9

1

加工食品/飲料

16.1

20.5

4.4

21.4

26.9

5.5

9.5

14.3

4.8

煙草+檳榔

11.4

12.6

1.2

10.5

11.4

0.9

12.4

13.9

1.5

總計

100

100

-

100

100

-

100

100

-

資料來源: CBS, Susenas 2002 and 2014 (估計), Suryani, et al. (2016)

家戶糧食支出中的穀物支出在低所得組中下降幅度最大、中所得組次之、高所得組降幅最小(表4)。低所得組由購買優質穀物改為購買品質較差但價格較低之穀物。家戶食品/飲料類支出所有組均有增加。家戶塊莖類、魚/蝦及奶類製品等類別之支出在所有所得組均增加,最大增幅發生在低所得組。

所有所得組穀類支出下降幅度最大;最大降幅發生在低所得組,中所得組次之,高所得組降幅最小。所有所得組加工食品支出在 12年當中(2002年至2014年)增加幅度為3.5-4.7%之間。加工食品消費量凸顯了家戶的變化,特別是家中婦女在外工作的家庭。對於小家庭來說,加工食品的消費相較在家烹調食物更具效率。

在低所得組,主食占糧食支出最主要部分,其次為菸草和檳榔葉、加工食品、蔬菜和魚類。中所得組消費模式幾乎與低所得組相同,只是穀物支出較低,而菸草和檳榔葉支出較高。中所得組加工食品支出高於低所得組。高所得組穀物支出較低,約10%,但菸草和檳榔葉及加工食品/飲料相對較高,大約是中所得組的兩倍。

 

表 4. 2002-2014年各所得族群糧食種類支出

糧食種類

各收入族群支出 (%)

低收入

中收入

高收入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穀物

31.8

23.3

-8.5

20.3

16.3

-4

10.1

9.2

-0.9

塊莖類

1.5

2.8

1.3

1.1

1.7

0.6

0.8

1.2

0.4

魚/蝦

8.9

10.3

1.4

10.0

10.6

0.6

8.0

9.0

1

肉類

2.1

2.2

0.1

4.7

3.5

-1.2

6.9

4.7

-2.2

蛋類

2.8

2.3

-0.5

3.4

2.5

-0.9

3.0

2.2

-0.8

奶製品

0.8

1.4

0.6

2.0

2.6

0.6

3.9

4.3

0.4

蔬菜

9.5

10.6

1.1

8.7

9.0

0.3

6.4

6.4

0

豆類

3.8

2.7

-1.1

3.4

2.4

-1

2.4

1.7

-0.7

水果

3.4

3.7

0.3

4.7

4.8

0.1

6.4

6.2

-0.2

油+脂肪類

4.8

4.7

-0.1

4.1

3.8

-0.3

2.8

2.5

-0.3

飲料

5.8

4.7

-1.1

5.0

4.1

-0.9

3.7

3.0

-0.7

香料

2.9

2.4

-0.5

2.8

2.2

-0.6

2.2

1.6

-0.6

其他

3.4

4.5

1.1

4.7

5.6

0.9

7.7

7.6

-0.1

加工食品/飲料

8.0

12.7

4.7

13.0

17.4

4.4

25.0

28.5

3.5

煙草+檳榔

10.5

11.7

1.2

12.1

13.5

1.4

10.7

11.9

1.2

總計

100

100

-

100

100

-

100

100

-

資料來源: CBS, Susenas 2002 and 2014 (估計)

家戶糧食的多樣化攝取並不代表家戶的飲食消費符合能量及蛋白質最低攝取標準。2004年國家食品及營養第八版建議能量足量標準建議每人每日攝取2000卡路里及52公克蛋白質(FSA,2015)。基於上述標準,2014年每人每日仍短少20千卡,但蛋白質攝取充足(表5)。

家戶糧食消費模式改變不僅在於糧食消費量的改變,其多樣性的程度也有所改變。糧食消費多樣性的程度一般以熵指數(Entropy Index)加以衡量(Erwidodo,1999)。表6為部分糧食種類的熵指數。

 

表5. 2002、2014年各區能源和動物蛋白質消耗

支出

能源和動物蛋白質消耗

總體

都市

鄉村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2002

2014

變化

能源

(每人每日千卡)

2.089

1.980

-109

2.052

1.966

-86

2.118

1.990

-128

蛋白質

(每人每日克數)

57,6

57,0

-0,6

59,3

60,0

0,7

56,2

54,8

-1,4

動物蛋白質比例  (%)

21,3

26,0

  4,7

24,0

27,1

  3,1

19,1

25,2

  6,1

資料來源: CBS, Susenas 2002 and 2014 (估計)

 

表6. 2002-2014年家戶糧食消費(熵指數),以糧食種類和地區區分

糧食種類

熵指數值

總體

 都市

 鄉村

2002

2014

2002

2014

2002

2014

糧食總量

1.69

1.72

1.82

1.79

1.59

1.66

碳水化合物

0.24

0.23

0.24

0.21

0.25

0.24

動物蛋白質

0.79

0.78

0.95

0.89

0.66

0.71

蔬菜蛋白質

0.31

0.26

0.36

0.30

0.26

0.23

蔬菜

1.10

1.13

1.12

1.14

1.08

1.12

水果

0.23

0.25

0.25

0.29

0.21

0.21

其他食品

0.85

0.86

0.89

0.88

0.82

0.84

加工食品

0.76

0.85

0.91

1.00

0.62

0.71

資料來源: CBS, Susenas 2002 and 2014 (估計)

 

表7. 2002-2014年家戶糧食消費(熵指數),以糧食種類和所得區分

糧食種類

熵指數值

低所得

中所得

高所得

2002

2014

2002

2014

2002

2014

糧食總量

1.50

1.61

1.78

1.78

1.91

1.80

碳水化合物

0.23

0.22

0.23

0.22

0.30

0.26

動物蛋白質

0.57

0.66

0.86

0.84

1.08

0.93

蔬菜蛋白質

0.23

0.22

0.32

0.27

0.42

0.32

蔬菜

1.08

1.11

1.11

1.15

1.11

1.12

水果

0.18

0.18

0.24

0.25

0.31

0.34

其他食品

0.80

0.84

0.87

0.88

0.91

0.85

加工食品

0.59

0.71

0.78

0.87

1.00

1.03

資料來源: CBS, Susenas 2002 and 2014 (估計)

 

 表6可看出,所有糧食熵指數在2002年至2014年間均有增加,顯示印尼家戶已重新分配糧食消費支出,穀類、塊莖類、魚類、肉類、水果及蔬菜等共17種糧食種類的消費更具多樣化。 同一時期碳水化合物類之多樣化比率,無論是總體或各區(農村—都市)皆有下降。這是因為某些地區主食消費模式從原本米類—塊莖類或米類—塊莖類—玉米轉變為以米食為主的單一模式。同樣地,動物蛋白質的攝取在2002年至2014年間之多樣性程度也有所下降,高價的牛肉、受季節影響的魚類捕獲(受寒暖流方向的影響)及鼓勵消費者轉換偏好的行銷,使得消費者轉以家禽類(特別是相對較便宜且全年皆有之雞肉及蛋類)作為蛋白質的來源。我們可以由牛肉消費量下降及雞肉、蛋類及魚類在都市、農村及全國總體消費費證實這樣的現象。

值得注意的是,食品種類,也就是蔬菜、水果、其他食品及加工食品等的多樣性正在增加,此與全國及地區(都市—農村)的趨勢相符。其中多樣性較高者為植物蛋白質及加工食品。

2002年至2014年期間,與其他食物種類相比,加工食品的多樣性顯著增加,這與Ariani 及Haryono (2014)研究參考之Random House (2010) 、American Heritage (2009) 及Collins (2003)  等人研究結果一致,顯示當代生活型態改變糧食的消費,消費者對於具有即食性或無需過多準備即可烹煮的加工食品需求增加,產業/工廠亦之。伴隨加工食品消費多樣性的增加,所需食品安全的改善也跟著增加,避免或至少降低食物中毒案例、腸胃感染或其他有害健康食物攝取造成的疾病是很重要的。

加工食品消費多樣性也與表1所呈現家戶糧食支出結構一致。食品業及烹煮產業的發展及部分女性在家料理的時間有限,均鼓勵家戶選擇消費加工食品。

 地區研究顯示,都市人口對於蔬菜、水果、其他食品及加工食品的消費增加顯著,然而農村地區食物多樣性的增加則發生在所有糧食種類、蔬菜、動物性食品、其他食品及加工食品。2002年至2014年期間,碳水化合物及蔬菜的多樣性降低,而水果的消費量則未改變。

 糧食消費多樣性模式在農村與都市地區並不相同,此結果符合二者生活形態的差異、消費者對於食品及營養知識、食品營養資訊取得便利性、偏好、所得水準以及其他社會文化因素。加工食品產業發展、加工食品取得容易以及都市地區外食料理中心的蓬勃發展均驅動都市消費者購買加工食品的動力。都市家戶加工食品消費量多樣性程度高於農村地區平均家戶,即可證明這一點。

 表7呈現2002年至2014年期間各所得組糧食消費多樣性的程度。資料顯示,無論任何糧食種類,所得水準越高,糧食消費的多樣性程度則越高。某些糧食種類多樣性程度隨所得組而有差異,但碳水化合物、蔬菜及加工食品並沒有這樣的差異。舉例而言,碳水化合物的消費多樣性程度在所有所得組均下降,但就整體糧食、蔬菜及加工食品多樣性程度而言,三個所得組均呈現上升。

2002年至2014年,僅低所得組整體糧食消費多樣性的程度有所增加,此符合昔日所有糧食消費多樣性僅發生在農村家戶的研究結果。同時期,中所得組整體糧食消費多樣性程度並未改變,而高所得組在多樣性程度則有所減少。這些發現可用以判別多數營養問題的急迫性(例如營養不良或營養過剩)。以此為例,整體糧食消費多樣性降低可能導致肥胖或是食物攝取不均。

 


  

 

 

印尼合作社概述

 在討論糧食消費模式改變下合作社所扮演的角色之前,首先須就印尼合作社的概況進行描述。在印尼,合作社的建立始於20世紀,主要目的在合作行動的基礎上促進經濟,最終得以改善人民福祉。合作社的法源依據為1945年憲法第33條第1項,該項指出經濟係以相互共享為基礎的共同行動組成。合作社雖在全球的發展有悠久歷史,但在印尼,合作社的建立始於1947年7月12日,第一屆合作社代表大會在西爪哇Tasikmalaya召開。上述日期現為印尼合作社紀念日,合作社在許多方面作為經濟重要支柱,也持續地成長。

 以功能而言,合作社可分為四類:(1)購買/採購/消費合作社—購買或採購符合合作社成員需求的產品服務的合作社,合作社成員為終端消費者,服務對象包含合作社所有人或買方或消費者;(2) 銷售/行銷合作社—為成員生產之產品或服務安排配銷,將其產品服務送至消費者手中的合作社。這種形態的合作社,服務對象為合作社所有人及產品或服務的供給者;(3) 生產合作社—成員以受雇者角色生產產品服務之合作社,服務對象為合作社所有人及員工;(4) 合作服務社—提供成員所需服務之合作社,服務包含存款借貸、保險、運輸等。此合作社類型下,服務對象為合作社所有人及合作服務使用者。實務上,合作社可能僅提供部分功能,也可能綜合提供上述四種功能。僅提供單一功能之合作社稱為單一目的合作社,然具有多重功能的合作社則稱為複合目的合作社。

 若以業務範圍及程度區分,合作社則可分為:(1)初級合作社,指至少有20名個人成員組成之合作社;(2)次級合作社則為合作機構組成之合作社,相較初級合作社,其業務範圍較廣。次級合作社可在分為 A.合作社中心︰由至少5個初級合作社組成;B.集合式合作社︰由至少3個合作社中心的會員合作社;C.母合作社︰指具有最少3個共同合作社會員資格者。

 合作社數目隨著時間而增加。2009年至2014年之間,合作社數目增加至3.9萬家,增加幅度為18.7%,使2014年合作社數目達到20.95萬。這些合作社中,有14.72萬個活躍的合作社,但也有約30%(相當於6.22萬個)不活躍的合作社(合作社部,2015) 。合作社數目在2009年至2014年間的成長趨勢請見圖1。

 合作社數目在2009年至2014年間有所增加,合作社成員數目也跟著增加(圖2),合作社成員在2009年至2014年間增加了720萬人,增加幅度為19.8%。若假設非活躍合作社成員占比為30%,2014年的活躍合作成員數即為2,550萬人;印尼2014年人口為25,000萬人,可見合作社活躍人口僅佔全國的10%,表示合作社未來發展潛力仍然值得期待。

 Susilo(2013)的研究指出,合作社未來成長可能受限於多項因素,尤其是對於合作社的信任方面。這樣的現象起因於分歧的政府政策,也與合作社管理本身缺失有關。因此,合作社需要整合改進營業管理(公司治理)。Tambunan (2007) 的研究也指出,許多印尼人,特別是所謂的當代人,對合作社不具正面觀感。合作社被視為幫助窮人的機構。然而,不可否認的是,目前仍有許多運作良好的合作社,如西爪哇省南萬隆地區南萬隆農民合作社 (KPBS) 對於農民乳牛則有良好的管理。

 

合作社在農業發展扮演的角色

 印尼為經濟發展仰賴農業部門的國家,農業部門收入為全國所有產業部門收入的第二高。農業部門是優先規劃的產業之一,依照1996年第7號食品法及2012年第8號食品修正法生產糧食以供應全印尼人糧食需求。政府努力發展的糧食生產計畫仰賴企業的參與,包括農村合作社(KUD)等。

 Susilo (2013) 研究顯示,農村合作社在過去30年以來,不僅積極參與採購穀類/米類以支持全國米類儲備,也從事稻米生產設備的提供(生產)、加工及行銷。過去幾十年來,無論從設備取得或人力取得的觀點來看,農村合作社在穀類及米類供給的範圍十分龐大。農村合作社與農民有很強的營運連結,即便農村合作社的營運模式在當時還不是最理想的。

 農村合作社在穀類/米類供給扮演重要的角色,有助於達成政府1984年稻米自足的目標。政府透過多項政策支持農村合作社提供生產投入、生產管理及行銷,使其成為農民可信賴的夥伴。

 改革時期有許多管制變革,且政府在生產投入要素的信貸(長期低利貸款)及收購農民稻穀等方面支持有限,合作社在支持糧食穩定的角色逐漸減弱。政策的改變鼓勵合作社進行革新,尤其是在糧食領域建立服務模式方面,如建立食物銀行、食物倉庫及加工稻米中心。政策改變下較不受支持的合作社,特別是農村地區的農村合作社,也降低了活躍型合作社數目。舉例來說,1997年金融危機前,有超過8千家合作社參與全國性糧食採購計畫,但在2013年改革之後,合作社數目降到2千家以下。但我們從圖1可以看到,截至2014年,合作社數目有增加的趨勢,其中包含所有直接及間接參與全性食物採購計畫各類合作社。

 

合作社在消費模式變遷之角色

前面討論中已解釋,2002年至2014年間,印尼家戶糧食消費模式產生許多改變。網路普及和資訊科技的發展驅動了許多改變,其中最為重要的轉變是農村人口(無論男女)在都市地區就業機會增加,女性逐漸離家工作,造成糧食消費模式和生活型態的改變。女性外出工作養家,料理時間有限,促使其傾向選擇被認為較便宜的熟食;網路科技使得速食等食物的購買無需出門即可完成。隨著科技發展,糧食消費產生的生活型態改變偏向務實且較不昂貴的選擇,而合作社等生產參與者均對此有所回應。

 

 合作社作為促進成員福祉的機構,有能力看出社群中新興的市場機會,合作社應可突破並創立革新,因應家戶糧食消費模式的改變,偏重政府財務補助及設備提供營運模式的合作社迄今已難以生存。合作社應利用當前技術進行發展,並與其他相關機構展開合作。

 現代合作社的典範之一為西爪哇Sukabumi的Arrohmah合作社,可作為合作社未來管理的模範。合作社以農民企業的模式成功參與生產、加工、產品銷售至零售市場等階段。除了與零售商合作,農產品也透過網路媒體行銷。產品包裝以現代化手法吸引消費者,並與私部門競爭。資金方面,合作社亦與金融機構合作,將取得的利潤分配給所有合作社成員。Arrohmah合作社成功地轉型成現代化合作社,經手商品上游至下游各階段,政府也希望在其他地區複製其成功模式。

 

若要提升合作社績效以因應成長中的消費者與市場需求,合作社應做出改變,尤其是因應家戶糧食消費模式改變的方面,以適應市場或消費者需求。合作社可改善以下方面:

 

(1)    管理及組織

合作社需要走向現代化管理,適應逐漸科技化的時代與日增的全球化挑戰。合作社在印尼需要模仿公司,實施公司治理。管制機關而言,合作社需要盡可能引進國際公司治理或良好合作社管理概念。Fajri (2007)的研究指出,合作社實施公司治理須確保其目標為共榮其成員,政府部門及中小企業需為合作社規畫有效管理規劃的藍圖。除此之外,也需要改進合作社的內部條件。

 

(2)  市場導向

為將產品銷售成果發揮至極致,合作社需能判別市場資訊,包含產品種類、消費者需要的服務型態等。合作社須積極掌握可以獲利之潛在市場商機。

 

(3)  服務標準

合作社應改進服務標準,並定期抽查,以使合作社在促進經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4)   資金制度

合作社不應只仰賴政府資助,同時也應鼓勵其會員積極參與,如有必要,可與金融機構等其他事業機構合作以鞏固資本。

 

(5)  產品與營運多樣化

從事食品產業的合作社在未來應致力於產品及營運多樣化。合作社起初僅負責穀類生產及銷售給物流單位(Bulog)的業務,在未來,合作社應發展新商業活動以支持其營運,包含配合市場偏好客製化產品加工及包裝。產品不僅可以以初級商品的型態出售,也可以以加工產品的型態銷售。穀類不僅可銷售至Bulog,各種不同的米製品也可以銷售到零售商店或透過網路販售。

 

 

 

 

結論

 2002年至2014年間,印尼家戶單位在糧食及非糧食消費支出有所改變,家戶糧食消費模式改變導致穀類消費下降,造成加工食品的增加。這情形發生在全國、各地區及各所得組。以能量及蛋白質攝取標準來看,2014年攝取能量仍有短少,然蛋白質攝取已達適當標準。

加工食品消費量在2002年至2014年間有所增加,表示有更多樣化的食品可供購買。然而,整體食品多樣化僅發生在農村家戶,且一般而言是在低所得組發生。高所得組多樣化程度則是呈現下降的趨勢。都市化比例增高及婦女外出工作人數增加造成糧食消費模式轉變為加工食品為主,其增幅預期將穩定上升。

為因應家戶糧食消費模式的改變,合作社在穩定糧食供給上扮演著重要角色。農業合作社不只可以協助生產過程投入要素的提供,同時也可在農民產品配銷上扮演一定的角色。當家戶單位消費的糧食越多樣化時,合作社越需要在銷售產品上發揮創造力。當合作社有能力加工初級產品製造可即時食用的加工產品時,農業合作社即可提供較高的利益給其成員,合作社及其全體成員將可因此獲得產品的附加價值。

 

REFERENCES

American Heritage. (2009)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4th Editi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Boston, New York.

Ariani and Haryono. 2014. Memperkuat Daya Saing Pangan Nusantara Mendukung Kedaulatan Pangan. Makalah disampaikan pada Seminar Memperkuat Daya Saing Produk Pertanian (Strengthening Nusantara Food Competitiveness in Support Food Sovereignity. Paper presented at Seminar “Strengthening Agricultural Products Competitiveness”),  29-30 September 2014.  Cipayung.

Ariani, M. and Hermanto. 2015. Dinamika Konsumsi Pangan (Dynamic of Food Consumption). In Irawan, B., E. Ariningsih, and E. Pasandaran. (Editors). Panel Petani Nasional: Rekonstruksi Agenda Peningkatan Kesejahteraan Petani (National Panel of Farmers: Agenda of Recontruction for The Improvement of  Farmer’s Welfare). IAARD Press.

Ariningsih, E. 2013. Economic Performance of Sugarcane Cooperatives and Their Impacts on Farmer-Members in East Java Province, Indonesia, 2012. Dissertation. The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Los Baños, Los Baños.

[CBS]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2016. Statistic of Indonesia. Jakarta.

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7. Proyeksi Penduduk menurut Provinsi, 2010-2035. https://www.bps.go.id/link TabelStatis/view/id/1274. Download 15 July 2017.

 

Collins (2003) 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Complete and Unabridged.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United Kingdom.

Dardak, R.A. 2015. Cooperative Movement in the Supply Chain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Way Forwards.  Submitted as a resource paper for the FFTC-NACF International Seminar on Improving Food Marketing Efficiency—the Role of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 Sept. 14-18, NACF, Seoul, Korea

[FSA] Food Security Agency.  2015. Direktori perkembangan konsumsi pangan (Directory of food consumption development) .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Jakarta.

Hermanto, H.P. Saliem, E. Suryani, M.Ariani, R.N.Suhaeti.  2016.  Trends in food eaten away from home And the dynamic of Indonesian rice consumption. Research cooperation between Indonesian Center for Agricultural Socio Economics and Policy Studies (ICASEPS) and FAO.

[IAARD] Indonesian Agency for Agricultur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2007.  Prospect and Direction of Sugarcane Agribusiness Development.  2nd Edition.  IAARD,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Jakarta. (In Indonesian).

Inounu, I., Tj. D. Soedjana, and A. Priyanti. 2010. Market Opportunity for Milk in Indonesia. http://www.fao.org/ag/AGAinfo/programmes/en/pplpi/docarc/LLAX13.pdf (retrieved on May 8, 2010).

Irawan. (2012).  Adaptasi perubahan iklim untuk mempertahankan produksi beras di Pulau Jawa (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to maintain rice production in Java Island). Center for Agricultural Socio Economics,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Page 164-177. http//pse.litbang.pertanian.go.id/ind/pdffiles/Pros_2012_09A_MP_Irawan2.pdf.  [download 2017 Agustus 3].

Malian, H., R. Sayuti, M. Ariani, and S. Mardianto. 2003. Impacts of Paddy/Rice Price Change on Production, Consumption and Inflation.  Research Report.  Indonesian Agriculture Social Economic and Policy Studies,  Bogor.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2017. Peta Jalan (Roadmap) Pengembangan Komoditas Pertanian Strategis menuju Indonesia Sebagai Lumbung Pangan Dunia 2045/Ringkasan Eksekutif (Roadmap of strategic agricultural commodities development to Indonesia as a world food barrow 2045/Executive Summary).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Jakarta.

Ministry of Cooperatives.  2015. Annual Report 2015.  Jakarta.

Parwez S. 2014. Supply chain dynamics of Indian agriculture: reference to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knowledge management. Stewart Postharvest Review 2014,1:3. Available at www.stewartharvest.com

Prakash, D. 1997. My Association with the Indonesian Co-operative Movement — An Exercise in Self-Development. Co-op Dialogue, Vol. 7, No. 3, Sept–Dec. 1997, pp. 26–31.

Pratiwi, S.I.Y.  2015.  The Role of Farmer Cooperativ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Coffee Value Chain in East Nusa Tenggara Indonesia. M.Sc. Thesis. Ghent University, Belgium.

Random House (2010) Random House Kernerman Webster's College Dictionary. K. Dictionaries. Ltd.

Regmi, A. 2001. Changing structure of global food consumption and trade. Market and Trade Economic Division. Economic Research Service.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Agricultural Trade Report. WRS-01-1.

Satterthwaite, D., G. Mc. Granahan, and C. Tacoli. 2010. 都市ization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food and farming. Phil.Trans.R.Soc.B (2010) 365,2809-2820. rstb.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 (download on 27 February 2015).

Soekirman. 2000. Ilmu gizi dan aplikasinya untuk keluarga dan masyarakat (Nutrition science and its application for family and society). Directorate General of Higher Educ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Education. Jakarta.

Sulastri, E. and K.L. Maharjan. 2002.  Role of Dairy Cooperative Services on Dairy Development in Indonesia: A Case study of Daerah Istimewa Yogyakarta Provinc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9(1):17–39.

Suradisastra, K.  2006.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in Indonesia.  Paper presented at 2006 FFTC-NACF International Seminar on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 in Asia: Innovations and Opportunities in the 21st Century, Seoul, Korea, 11-15 September 2006.

Suryani, E. (2015). Dampak Infrastruktur terhadap Penawaran Output dan Permintaan Input pada Tanaman Pangan: Pendekatan Multi Input-Multi Output (Impacts of 鄉村 infrastructure on supply and demand of Inputs for food crops in indonesia: A multi input-multi output approach). Disertasion. Bogor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Susilo, E.  2013. Peran koperasi agribisnis dalam ketahanan pangan di Indonesia (Role of Agribussiness Cooperative in Food Security in Indonesia). Jurnal Dinamika Ekonomi & Bisnis, Vol 10(1): 95-103.

Tambunan, T. 2007. Prospek koperasi pengusaha dan petani di Indonesia dalam tekanan globalisasi ekonomi dan liberalisasi perdagangan dunia. http://www.kadin-indonesia.or.id/enm/images/dokumen/KADIN-98-2231-08102007.pdf

新聞來源連結:農業合作社對於印尼飲食消費模式變化之因應角色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