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對於泰國農業部門的影響與因應政策之更新
Friday,01 November 2019 泰國
twitter plurk facebook print

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農業政策資訊平台 譯[1]


[1]此翻譯之原文為Witsanu Attavanich, 2018, How Is Climate Change Affecting Thailand’s Agriculture? A Literature Review with Policy Update. http://ap.fftc.agnet.org/ap_db.php?id=945。此文章來自亞太地區農業政策資訊平台網站,本網站提供亞太地區各國農業政策文章與相關資訊,歡迎造http://ap.fftc.agnet.org/index.php取得更多亞太地區農業政策文章。

前言

近期(2013、2014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政府間專家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的與會結果顯示,溫室氣體排放和大氣層組成的變化導致世界氣候條件改變,造成氣溫、極端氣候、乾旱及降雨強度的增加。這樣的氣候變遷預計將會一直持續下去,而氣候條件對農業生產的影響很大,因此農業可能是對於氣候變遷影響最敏感的經濟部門,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農業而言(Attavanich 等人 2013; Attavanich and McCarl 2014; IPCC 2014; Brown 等人 2015; 2017) 。

泰國是農業占比很高的發展中國家之一,農業部門提供泰國人的主要食物來源,且農產品出口也是國人主要就業和收入來源。雖然2017年農業部門勞動力有580萬戶(占總勞動力的30.7%),但農業部門產值僅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0%,表示大多數泰國農民是貧窮的,且很容易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

本文旨在回顧氣候變遷對泰國農業部門的影響之近期研究,同時也將說明最新農業部門的氣候變遷政策,詳情如下。

氣候變遷的影響

有鑑於氣候變遷對於經濟福祉的重要性,泰國過去30年以來一直持續紀錄氣候變遷對於國內農業的影響。大多數研究試圖預測氣候變遷對於主要作物產量的影響(特別是稻米),但也有一些研究量化了氣候變遷的實際經濟影響,使得整體研究範疇更為提升。

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UNEP)在1987年就發現到,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一倍即會增加產量波動和農民所得損失風險。應用經濟研究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Economics Research)(2000)則是利用作物環境資源綜合模型(Crop Environment Resource Synthesis, CERES)和不同大氣環流模型(general circulation models, GCMs)演算出的氣候數據,發現溫室氣體的增加使得泰國雨養(rainfed)農業下種植的稻米非常容易受氣候變遷影響,且此研究下四個GCMs的氣候數據顯示,未來稻米和玉米將出現相似產量下滑的趨勢,但產量下滑幅度取決於氣候條件、土壤類型和種植方法。舉例而言,玉米產量在那空沙旺府(Nakhon Sawan)可能下滑5%、在那空叻差是瑪府(Nakhon Ratchasima)可能下滑44%,但稻米的產量變化可能更為廣泛和多變,例如在黎逸府 (Roi-et)下降57%、在素林府(Surin)增加25%。

Buddhaboon、Kongton和Jintrawet (2005)模擬氣候變遷對東庫拉(Tung Kula)稻田上採用直接播種方式種植之KDML 105稻米產量的影響,分別假設2040-2049年和2066-2075年期間的CO2濃度為1980-1989年(基準年份)的1.5倍和2.0倍;研究結果顯示氣候變遷可能會提高稻米總產量。Isvilanonda等人(2009)運用CropDSS模擬模型進行的研究也有類似的發現:該研究顯示氣候變遷將會提高東北和北部地區KDML 105稻米的產量,且產量變化的相關數據顯示,KDML 105的總產量預計將可增加140萬噸,產值相當於4.134億美元。另一方面,Isvilanonda 等人(2009)也預測氣候變遷可能對中部平原素攀(Suphan Buri) 1號稻米的產量造成負面影響,減少約24.9萬噸的產量,損失金額約為5,910萬美元。

不同於先前的研究,Attavanich (2016)以最新IPCC AR5 (IPCC 2014)的未來氣候預測資訊和近期國際套用系統分析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 IIASA)的共享社會經濟途徑(shared socioeconomic pathways, SSPs)之未來社會經濟情境作為基礎推估世界十大稻米生產國的稻米產量變化,其中也包含全球稻米產量排名第六的泰國(Riahi 等人,2017)。SSPs形容21世紀全球和各大地理區域社會和自然系統合理的替代演變趨勢,由兩個要素組成:一套敘事情境和一套量化的發展措施。SSPs為假定沒有氣候變遷、氣候影響以及新氣候政策的「參考」途徑(更詳細內容請見Brown 等人2015年的研究)。

Attavanich (2016)空間迴歸模型預估的結果顯示,在未來氣候和社會經濟條件的變化之下,泰國稻米產量、稻米種植面積及稻米供應量多呈現下降的趨勢。圖1顯示,相對於基線值而言,泰國稻米產量在未來氣候和社會經濟條件的變化之下,一般會呈現降低的情形。在RCP 8.5和SSP3的情境之下,2090-2100年之稻米產量將會降低48.12% (相對於1985-2005年的基線值),且只有SSP1和SSP3之RCP 2.6情境出現對稻米產量正向的影響。此外,Attavanich (2016)也比較了氣候和社會經濟條件變化對於十大主要稻米生產國之稻米產量的影響,其研究結果顯示,在SSP3最壞情境下,泰國稻米產量減少的幅度預估會小於巴西、緬甸、印尼、菲律賓以及越南,如圖2所示。

圖1、2090-2100年間氣候和社會經濟條件變化對泰國稻米產量的影響

資料來源:Attavanich (2016)

註:SSP1假設緩解和適應為低度挑戰;SSP2假設兩者為中度挑戰;SSP3假設兩者為高度挑戰;SSP4假設主要挑戰為適應;和SSP5假設主要挑戰為緩解

圖2、2090-2100年間氣候和社會經濟條件變化對泰國等十大主要稻米生產國之總稻米供應量的影響

資料來源:Attavanich (2016)

有別於過往的研究,Attavanich (2013)是第一個使用李嘉圖(Ricardian)方法分析IPCC AR4 (IPCC 2007)氣候變遷情境、進而量化農業部門經濟福祉變化的研究,研究結果發現溫度和降雨都會顯著影響農田價值。整體而言,氣候變遷在2005-2049年間預估對泰國農業造成的累積負面影響介於240-940億美元。此外,Alevanich (2017)更進一步透過以下方式修正Attavanich (2013)的研究結果:1)採用最新的IPCC AR5 (IPCC 2014)氣候預測;2) 以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委員會辦公室提出之社會經濟狀況變化作為控制變數;3) 增加氣候多變性和極端事件變數;以及4) 由省中心250公里方圓內所有氣候站提供之資訊計算出各省的加權平均氣候數值。

Attavanich (2017)推測氣候變遷將對於泰國農業造成負面影響,損失金額預估為179.1-838.3億美元,如圖3所示。以IPCC AR5估算的損失值小於IPCC AR4預測的損失值,而本研究中所算出的損失值可視為2011年至2045年(共34年)之累積損失。與灌溉農場相比,雨養農場對氣候變遷的影響更為敏感:氣候變遷將對雨養農場造成108.3-634.2億美元的負面損失,而氣候變遷對於灌溉農場也將造成66.7-204.1億美元的損失(圖3)。

圖3、2011-2012年泰國農業部門之累計損失

資料來源:Attavanich (2017)

以省的層級來說,Attavanich (2017)發現幾乎所有省份都會受到氣候變遷的負面影響(圖4),且預計南部、北部和東北部地區的負面影響將高於東部和中部地區。氣候變遷將會對素叻他尼(Surat Thani)之農業部門造成最大的負面影響,其次依序為那空是貪瑪叻(Nakhon Si Thammarat)、春蓬(Chumphon)、宋卡(Songkhla)以及那空叻差是瑪(Nakhon Ratchasima)之農業部門。

圖4、2011-2045年間各省累計損失(百萬美元)

資料來源:Attavanich (2017)

氣候變遷之政策更新

為減少氣候變遷造成的損害,農業和合作社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Cooperatives)率領泰國政府發起第一期(2013-2016年)農業部門氣候變遷策略計畫(Climate Change Strategic Plan for the Agricultural Sector 2013-2016),後簡稱為「2013-2016年策略」。2013-2016年策略的願景為建立農業部門對於氣候的適應能力,進而促使農業部門在氣候變遷下能夠永續發展。2013-2016年策略著重於增進適應力之相關知識和農民在短期內對氣候變遷之適應能力。本計畫下第二項策略為透過農業部門溫室氣體排放之儲存和減量來緩解氣候變遷,第三項策略為實施氣候變遷策略計畫;而第二和第三項策略是相對較不重要的議題。

Attavanich (2017)指出, 2013-2016年策略推動上遇到的障礙包括:1)大多數組織在此計畫下並沒有設置相關專案,因此導致執行氣候變遷計畫的預算不足;2) 2013-2016年策略的指標和目標設計欠佳也並不明確;3)氣候變遷相關專案通常未被列入日常工作計畫中,因此各組織的高階官員一般會將這些專案排在最後順位;5)各組織間沒有整合的氣候變遷政策和規劃;以及6)氣候變遷和農業相關的技術知識及創新的中央資料庫尚未建立。

為使整體計畫能有效因應氣候變遷造成的影響,農業和合作社部啟動了第二期(2017-2021年)農業部門氣候變遷策略計畫,後簡稱為「2017-2021年策略」。目前的策略計畫解決了2013-2016年策略的一些關鍵問題:首先,目前的策略計畫有更好的指標來衡量策略計畫之有效性;其次,目前的策略計畫讓所有利害相關人都有機會參與其中,包括公部門、私部門和農民;第三,目前策略計畫的預算由國家農業發展計畫(National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Plan)輔助;第四,目前的策略計畫與2017-2021年第12期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計畫(12th National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Plan)以及2015-2050年氣候變遷綱要計畫(Climate Change Master Plan for 2015-2050)等其他全國計劃具有一致的目標,且也獲得這些計畫的輔助;第五,目前的策略計畫已將確切職責分配給各自負責的部門。

目前策略計畫的願景是「使農業具有氣候回復力,且在永續發展的途徑下緩解氣候變遷之影響」。我們觀察到,相對於之前的策略計畫(2013-16策略),目前的策略計畫增加了減緩氣候變遷的概念。為達此一願景,預計實施的任務包含:1)提高各方對氣候影響的認知,並向各級發展部門傳達資訊、知識和技術,以強化對氣候變遷相關政策的準備;2)協同各部門開發資料庫以及知識和技術系統,以增進氣候變遷的適應能力;3)以適用農業部門的模式緩解溫室氣體排放,並促進永續的低碳發展;4)推動整合適應措施和指導方針,以應對氣候變遷對所有部門和各個層面的影響。圖5為2017-2021年策略計畫的概念架構。

圖5、泰國目前氣候變遷農業部門策略計畫之概念架構(2017-2021年)

資料來源:改編自農業部門推動氣候變遷策略計畫的小組委員會(2018年)

2017-2021年策略的目標包括:1)提高所有部門對氣候變遷影響的認知;2)讓所有部門都可獲得全力支持氣候變遷適應之資訊、知識和技術;3)農業部門做出相關貢獻,適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4)在所有部門的支持下,整合並推動措施和指導方針,以適應氣候變遷;5)提升農民的生活品質,讓農業部門可依循永續發展途徑發展以適應氣候變遷,並強化國家糧食安全;6)使農業部門具有較高的競爭力。

達成目標的策略有四個,包括:1)收集、開發和建立資料庫和相關知識、技術及創新系統,以提高對氣候變遷的認知;2)提高農民、農民機構和相關企業適應氣候變遷的能力;3)參與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以及建立環境友善的成長模式;4)強化管理能力,以因應農業的氣候變遷。

結論

回顧過去研究,我們發現到,在各個GCM情境的不確定性之下,氣候變遷對泰國作物產量和經濟福祉的空間差異廣泛,顯示農業對氣候變遷的脆弱程度,除受氣候條件影響外,也會因作物類型、作物品種和種植區域屬性而異。各區的土地利用和土壤容量可能適合種植許多不同作物,因此農業部門對於氣候變遷的脆弱程度也取決於農民能多樣化種植作物的能力。以上文獻回顧也發現,泰國大多數有關氣候變遷影響的研究僅將焦點放在某些地區和作物上,且所有研究都著重於氣候變遷對作物生產的影響,其中有一些研究著重於氣候變遷對經濟福祉和市場的影響,但沒有研究關注到氣候變遷如何衝擊可能影響糧食安全之糧食系統和農業供應鏈。因此,我們需要更全面性的研究,才能了解氣候變遷對不同區域、作物和家畜在糧食系統和供應鏈的潛在影響。總而言之,本文之文獻回顧的結論如下:氣候變遷對泰國農業部門有負面影響,且若沒有實際且有效的政策來因應氣候變遷,在不久的未來將會產生更大的負面影響。氣候變遷對於泰國南部和東部地區的不利影響大於其他地區。

從政策角度而言,農業部門的第一個和第二個氣候變遷策略計畫設計良好,且計畫範疇涵蓋因應氣候變遷影響的所有議題。然而,實際實施該計畫的過程中受到很大挑戰且遇到許多前文所述之問題。實用的氣候變遷行動計劃包括改變高階官員的心態、提供足夠的預算和人員以及讓所有利害關係人都能夠參與該計畫,藉此確保氣候變遷策略計畫的成功,同時可將提高泰國農民和農業供應鏈參與者的最終福祉。

新聞來源連結:氣候變遷對於泰國農業部門的影響與因應政策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