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櫚油與肉牛整合系統:加快印尼牛肉生產的策略
Tuesday,31 July 2018 印尼
twitter plurk facebook print

棕櫚油與肉牛整合系統:加快印尼牛肉生產的策略

Tahlim Sudaryanto

資深農業經濟學家

印尼農業社會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

農業部

  信箱:tahlim@indo.net.id

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主任林國慶 研究助理盧佩渝 合譯

 

前言

印尼目前的中產階級人數越來越多,因此對牛肉的需求不斷增加,其中98%以上的肉牛生產由小農經營管理。印尼國家政策之重點在於達成牛肉的自給自足,雖然政府要達成這一目標並不容易。然而,飼養大部分肉牛的爪哇島土地資源有限,可能導致牛飼料的短缺,特別是在旱季的時候。增加肉牛數量的計畫之一是將大規模的棕櫚油種植區與肉牛生產相結合。政府正在推行的政策之一為加快執行作物 - 畜牧整合系統。自2003年以來在這一領域的研究對於政府制定有關利用國內資源,增加紅肉生產的政策非常有價值。這系統預計將加速肉牛及羊隻的數量,從原本傳統的割草飼養小農型式改成能養殖較大群畜牧的整合系統。本文之目的為分析印尼棕櫚油和肉牛整合系統的前景、技術開發和政策架構。

 

肉牛整合系統的展望

作物和畜牧生產整合系統的概念在亞洲或在印尼已被廣泛的回顧,大多是一年生植物(稻米)與肉牛的整合,以對牛糞做最適利用。該制度對增加農民收入具有很大的潛力,也有助於改善農作物生產制度和農民生計。小農的作物 - 動物生產系統將繼續在亞洲占主導地位,伴隨著未來的集約化與成長和該系統的貢獻度的增加。該系統利用作物副產品作為肉牛的飼料,而產出的牛糞可作為作物的有機肥。

2003年印尼農業研究與發展局(Indonesian Agency for Agricultur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IAARD)開始一項整合棕櫚油與肉牛生產系統的研究計劃,目前還包括棕櫚油與羊隻生產整合系統。據估計,在2015年棕櫚油種植區的面積為1,130萬公頃,在2004-2015年間的年平均增長率為7.25%(表1)。印尼是世界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是第二大的棕櫚原油(Crude Palm Oil,CPO)出口國,僅次於馬來西亞。印尼的棕櫚油企業有三種不同的類型,分別是:(一)經營面積小於25公頃的小農戶; (二)國有企業,(三)民營企業。其中民營企業所佔比例最大,佔52%(566萬公頃),其次是小農,佔41%(455萬公頃),最後是國有企業,佔7%(75萬公頃)。在民營企業中,外資企業佔1.6%(17萬公頃)。

棕櫚油種植區分布於印尼的25個省份,主要是在蘇門答臘(Sumatera)和加里曼丹(Kalimantan)。印尼2015年的棕櫚原油的總產量為3,350萬噸,平均每公頃年產量為3.7噸。在2004年到2015年間,由於國際市場棕櫚原油價格穩定,棕櫚原油的產量年成長率為11.09%。超過六成的棕櫚種植面積和總產量位於蘇門答臘的廖內省(Riau),其次是蘇門答臘北部和南蘇門答臘。

 

 

表1.以企業種類分類之棕櫚油種植面積                            單位:千公頃

企業種類

總數

成長率 (%)

小農

國有

私有

 

2004

2,220.3

605.9

2,458.5

5,284.7

 

2005

2,356.9

529.9

2,567.1

5,453.8

3.20

2006

2,549.6

687.4

3,357.9

6,594.9

20.92

2007

2,752.2

606.2

3,408.4

6,766.8

2.61

2008

2,881.9

603.0

3,879.0

7,363.8

8.82

2009

3,061.4

630.5

4,181.4

7,873.3

6.92

2010

3,387.3

631.5

4,366.6

8,385.4

6.50

2011

3,752.5

678.4

4,562.0

8,992.8

7.24

2012

4,137.6

683.2

4,751.9

9,572.7

6.45

2013

4,356.1

727.8

5,381.2

10,465.0

9.32

2014

4,422.4

729.0

5,603.4

10,754.8

2.77

2015

4,575.1

750.2

5,975.1

11,300.4

5.07

      來源: 印尼糧食作物總局(Directorate General of Food Crops,DGEC) (2015)

棕櫚油產量的逐年增長趨勢,顯示棕櫚油種植區下層的生物質(biomass)和加工業產生的副產品的可用性,此外,生物質和副產物可用來製作反芻動物生產的飼料。規範棕櫚油與肉牛生產整合的印尼行政法第105/2014號,鼓勵農民與民營部門在已成熟、或種植至少五年的棕櫚油種植區內飼養牛。目前印尼全國約75%的棕櫚油種植區處於成熟階段,其他尚未成熟的種植區也是潛在的生物質生產區。

棕櫚油種植區的副產品可依來源區分為種植區和生產棕櫚原油的加工廠。種植區的副產品包括在種植區容易生長的天然植被(如豆類和天然草),以及葉和棕櫚枝葉(leaves and palm fronds);加工廠則生產棕櫚原油和棕櫚仁油(Palm Kernel Oil,PKO),這種加工廠的副產物包括棕櫚油纖維、油棕油泥和棕櫚仁餅(Palm Kernel Cake,PKC),這些副產物有潛力進一步製成反芻動物飼料。種植區下的自然植被會隨種植模式(例如可能影響陽光強度的行間距)而變化。日照強度降低造成的低光合作用,使種植區下的植被生長較少。如果為單一種植,天然植被生產的乾物質(dry matter)為2,800-4,800公斤/公頃/年。

 

棕櫚枝葉可用作反芻動物的替代綠色飼料。棕櫚枝葉可以在不影響牛隻攝取的情況下直接或切碎製成牛飼料。每棵樹每年生產22束棕櫚枝葉,重量為7公斤/株,估計一年平均可生產20噸新鮮棕櫚枝葉,每束棕櫚枝產生0.5公斤的葉子或相當於每年每公頃658公斤的乾物質。依此推估,每公頃油棕可提供5,872公斤綠色飼料。假設只有40%的飼料可以供應給一個動物單位(animal unit,AU)的肉牛(體重250公斤),則每年可供應兩個動物單位。假設只有50%的棕櫚枝葉可用作飼料生產,每公頃油棕每年可產出飼養一個動物單位的綠色生物質。加工棕櫚油種植區的副產品棕櫚仁餅的生物學價值約61-80%,因此非常有潛力作為飼料的蛋白質來源。棕櫚仁餅的蛋白質品質相對較高,可惜它的美味度較低,有時候仍然需要加入糖蜜調味。

 

合油棕與肉牛生產系統的創新

生產犢牛的反芻動物農業是一項相對風險較高且利潤率低的長期生意。若要提高競爭力,需要盡量減少飼料成本,這可以透過在油棕種植區和肉牛之間的水平或垂直整合來實現,目前相關的應用技術已趨成熟,可以將油棕種植區的生物質和副產品製成反芻動物飼料。

  • 0.36-1.03 公斤,並將肥料成本降低約10%。Slade(2014)的另一項研究指出,在油棕產區放牧牛隻,可能有助於恢復生態系統功能,並對土壤水文特性和肥沃度帶來正向影響。

有三種類型的肉牛生產系統可與油棕種植區相結合,即粗放、半集約和集約系統。三種皆可應用在種植面積達25公頃以上的棕櫚油企業,而不及25公頃的生產系統則無法進行粗放。在粗放系統中的肉牛,可以終日在油棕種植區內自由啃草,進行管制性的放牧。藉由每天進行輪牧,保持同一區域間隔至少60天,使得棕櫚樹下層的牧草和其他豆類得以恢復,降低過度放牧的問題。這種每日輪牧的粗放系統,可以在30公頃的成熟油棕種植區的飼養約500頭母牛,林下天然植被及其生物質飼料可達到0.7公斤/頭/日的增長率。

粗放和半集約系統主要用來實施帶犢母牛作業,而集約型系統則用於育肥肉牛的生產。在粗放和半集約的系統下,必須注意如何提供足夠的飼料,又不對主要經濟作物油棕造成任何破壞。半集約系統的肉牛通常在白天吃草,晚上則回到牛舍,因此需要供應額外的飼料。而在集約系統中,肉牛整天待在牛舍,餵養人為切割運送進來的草料,這樣的系統高度仰賴外部來源,進行集約育肥操作。

實證研究顯示,在集約系統的育肥作業下,巴里牛種(Bali cattle)依其起始身體狀況,增重率為每頭牛每天0.1-0.9公斤,而Ongole Cross牛種的額外增重率則為每頭牛每天0.1-1.2公斤。將棕櫚枝葉結合棕櫚仁餅和固體滗析器,可以讓集約系統中的巴里牛每頭牛每天平均增重0.6公斤。這表示飼料的調配應根據環境特性評估調整,運用在地資源來減少外部投入成本。最近有一些農民組成村莊合作單位,將經營肉牛產業作為他們的次要工作,同時也生產所有飼料,並將產品對外販售。這些在中加里曼丹省的Kotawaringin Barat和廖內省的Pelalawan等地的農村,被認為是農民整合油棕和肉牛生產系統的成功案例。

整合棕櫚油和反芻動物產業在概念上值得嘗試,且在技術上證實可行。發展此一整合系統,可望滿足未來幾年預計明顯增長的牛肉內需。目前牛隻飼養量不高的蘇門答臘、加里曼丹和巴布亞省的優良潛勢區,應該作為提高印尼肉牛數量的優先方案。此外,整合油棕和反芻動物生產的應用,也有助於植物保護技術和土壤有機質管理的提升。肉牛所產生的有機肥料和生物尿源(bio-urine)亦有可能對油棕種植區有幫助,此外肉牛所產生的生物氣體(bio-gas)更可提供小農家庭所需的替代能源。一隻成年肉牛每天可以生產4-5公斤的有機堆肥,。

 

推動整合棕櫚油與肉牛生產系統的挑戰和政策

推動實施整合棕櫚油與肉牛生產的進度有點遲緩。自2003年開始,Bengkulu的一間民營企業率先說服合作農民發展出所謂的核心地產模式(nucleus estate model),在種植區內採半集約系統飼養約3,000頭的巴里牛,主要目標在協助工人將偏遠地區的棕櫚果實運到路邊的收集站。兩年後,Jambi和Riau的民營企業也開始導入集約系統,引進約2000頭巴里牛,以便取得油棕種植區所需的有機肥。從2007-2008年開始,印尼農業部(出口農產品處長與畜牧處長)分發約2,000頭巴里牛給主要在蘇門答臘和加里曼丹地區的油棕小農,發展集約性生產整合系統。在2012-2013年,加里曼丹中部的棕櫚油企業開始發展粗放系統,引進約3000頭的進口婆羅門牛,這些試辦計畫成功提升小牛產量和肉牛育肥速率。畜牧處長也將持續將當地牛種分配給農民,2015年並簽署一個合作協議書(Memorandum of Agreement,MoA) ,承諾將3,800頭以上的牛隻分配到12個省份,預計2016年婆羅門牛進口量約達12,000頭。

與棕櫚油種植區總種植面積相比,種植區飼養的肉牛數量仍然很少。可以歸因的挑戰包括:(一)印尼國內難以獲得足夠數量的當地肉牛來進行大規模發展;(二)棕櫚油企業認為在種植區生產反芻動物是技術和經濟方面的負擔;(三)反芻動物可能會引入例如靈芝等油棕的常見的疾病,母牛的踩踏也可能使土壤壓實(soil compaction);(四)位於偏遠地區的油棕種植區缺乏基礎建設。

為了供應整合油棕種植區所需的在地肉牛,農業部啟動一個配套計畫,禁止屠宰有生育力的母牛。據估計近期約有20萬頭具有生育力的母牛被屠殺,尤其在印尼東部島嶼。因此目前正在實施一個新計畫,將有生育力的母牛從承載量(carrying capacity)較低的東部地區,轉移到擁有大量豐富生物質的油棕種植區西部地區。

肉牛整合系統的實施應由種植區內願意飼養肉牛的的工人或員工進行。在民營企業下,可以透過與肉牛企業合作來管理這個系統。關於分配牛給小農戶的政府計畫則必須符合當地牲畜和莊園作物服務(estate crop services)的規定,協調小農擁有的土地以減低可能的社會衝突。從政府計畫獲得援助的農民必須擁有自己的油棕種植區,這使農民可以種植其他綠色飼料作為肉牛的補充飼料。整合系統必須盡量減少外部投入,以避免高額的飼料成本並提高競爭力。

為加速整合油棕和反芻動物生產系統的發展,政府也引進相關管制和政策支持,包括:(一)種植區法(Plantation Act)第44(1)和44(3)條,第39/2014號,(二)農業部條例(Agriculture Ministry Regulation)第32-35條第98/2013號,(三)農業部條例(Agricultural Ministry Regulation)第105/2015號,以及(四)農業部行政命令(Agriculture Ministry Decree)第43/2015號。另外,該計畫的發展從規劃階段到實際執行,需要跨部會共組一個專門的任務小組,各機構之間的協調和協同作用對於計畫落實至關重要。其他可能會影響民營部門執行整合計畫利益的政策議題包括小母牛的進口稅、獲得營業執照的容易程度、中央和省級政府的監管協調、利率補貼以及大多位於偏遠地區的棕櫚園區的基礎設施投資等。

政府也需要促進人力資源的能力建構,因為大部分油棕農民並不熟悉反芻動物的飼養。密集的技術指導可幫助油棕產業和反芻動物產業互相理解,達成共同目標。飼料的可及性是農民必須認知的主要因素,此外,在一開始的階段,當地肉牛對初學者來說更為合適。政府也應鼓勵新手農民參訪其他成功農民,提高他們的積極性和熱忱。

 

結論

印尼牛肉內需逐漸增長,促使印尼政府開始追求自給自足的牛肉生產。然而,此一政策面臨土地資源的限制,以至於無法追求有效率的粗放牛肉生產系統。當地肉牛品種的供應數量有限,使得問題更加複雜。針對這些問題,執行棕櫚油與肉牛整合生產系統被認為是適當的策略。棕櫚油種植區提供潛在的生物質來源與大面積的放牧地,而牛糞堆肥則可以提升棕櫚油的生產。簡而言之,該制度在技術上和經濟上可行,且為可持續的生產系統。為加快這個系統的落實與普及,需要政府積極介入,協調土地分配,使整合系統方便經營,增加物流基礎設施的投資,並處理進口牛品種的貿易政策。

文獻

Indonesian Center for Anim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2016. “Background Paper for Policy of Improving Domestic Red Meat Production in Indonesia through Acceleration of Palm Oil-Cattle and Palm Oil-Sheep Integrated Production System”.  FAO TCP/RAS/3507: Building Policy Capacity for Sustainable Livestock Development. Indonesian Center for Anim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Bogor. 

Slade, E.M., Burhanuddin, M.I., Caliman, J.P., Foster, W.A., Naim, M., Prawirosukarto, S., Snaddon, J.L., Turner, E.C. and Mann, D.J., 2014. Can cattle grazing in mature oil palm increase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 provision?. The Planter, 90(1062), pp.655-665.

 

提交日期:2017年1月10日

審查,編輯和上傳:2017年1月10日

新聞來源連結:棕櫚油與肉牛整合系統:加快印尼牛肉生產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