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透過自由貿易協定(FTA)開放農產品市場
Tuesday,01 March 2016 韓國
twitter plurk facebook print
韓國首爾大學教授 Jeongbin Im 撰
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主任 黃有才.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助理 黃寶萱 合譯
 
傳統上韓國的貿易政策集中在GATT / WTO多邊貿易架構,一直到1990年代,政府對推動F T A雙邊貿易協定裹足不前。2000年代初期,韓國將其國際經濟政策轉向與主要貿易夥伴國推動雙邊FTA。韓國政府為了以外銷為導向的經濟在2003年9月宣布中長期FTA路線圖(road map),這意味政策轉向利用FTA為手段來活化國家經濟,開拓新的外銷市場與擴大外資流入。
遵循FTA的路線圖,韓國在2000年代同時與許多國家推動FTA談判。自從在2004年與智利簽訂一個FTA後,韓國已陸續完成了許多個FTA。目前韓國已與50個國家簽訂了11個FTA。特別的是,韓國與全球最大的3個經濟體,美國、歐盟與中國大陸,均簽訂了FTA,韓國第一個FTA,韓-智利FTA於1999年12月開始談判,2004年4月生效,此後,11個FTA協定(與50個國家)達成並生效,包括新加坡(2006年3月)、EFTA(EuropeanFree Trade Association,包括冰島、列支敦士登、挪威、瑞士4國,2006年9月)、東協10國(2007年6月)、印度(2010年1月)、歐盟(28國,2011年7月)、秘魯(2011年8月)、美國(2012年3月)等(見表1)。
 
表1 韓國FTA進展
 
此外, 韓國與哥倫比亞、紐西蘭、越南、中國大陸的談判已完成並簽署,只要各國完成國內程序即可生效實施(韓國與中國大陸、越南、紐西蘭等三個FTA於2015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所以目前韓國已與53個國家簽署了14個FTA)。目前韓國談判中的有韓-中-日FTA,與東協10國+中、日、澳洲、紐西蘭、印度5國談判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透過韓-中-日FTA與RCEP,韓國將在東亞奠定經濟整合的基石。韓國也準備與目前暫停談判的印尼、日本、墨西哥、海灣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GCC,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卡達、科威特、巴林、阿拉伯大公國、葉門等6國)恢復談判。韓國對海外市場採主動積極的作為,目前正在做共同研究(joint studies)為FTA談判做準備的有南美共同市場(MERCOSUR)、以色列、中美洲各國、馬來西亞與厄瓜多爾。與南美、中美各國的FTA是希望能建立在拉丁美洲市場增加貿易的策略據點。
韓國與F T A 夥伴國間的農產貿易迅速增加,例如:2014年韓國與FTA夥伴國的農產貿易為318億美元,佔韓國農產貿易的82.7%。韓國出口到FTA夥伴國的農產貿易金額為39億美元,佔韓國農產出口貿易額的61.0%,而韓國由FTA夥伴國進口農產品金額為279億美元,佔韓國進口農產品金額的87.1%。換言之,韓國由FTA夥伴國進口農產品金額比出口至該等國家的金額大7倍有餘。韓國農產貿易逆差約240億美元(見表2)。
 
表2  韓國與FTA夥伴國之農產貿易(2014)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韓國與所有FTA夥伴國之間農產貿易均呈現逆差。這也說明為什麼韓國農業是最敏感的部門,與貿易夥伴國談判FTA最難達成協定的原因。基本上,這是因為韓國與其他國家在農業競爭力相差太多。全面且高標準的貿易協定對韓國農業產生鉅大的負面衝擊。因此,對外談判策略必須考量農業的敏感性,才能促成雙邊FTA協定並將來自農業部門的阻力減至最低。
特別的是,與智利、美國、澳洲、紐西蘭、加拿大與中國大陸簽訂FTA,遭受韓國國內農民與農民團體相當大的反對。因為這些國家的農業部門有很強的競爭力。在FTA談判初期,這些國家強烈表達他們的基本立場,農產品關稅無例外地全面調降與大幅度開放農產品市場,以增加該國農產品進入韓國市場的機會。另一方面,韓國要求漸進與彈性的市場開放以減低對農業部門的傷害,並主張多元化的關稅降低方式。韓國的基本立場是考量韓國農業部門的敏感性。
但是,FTA談判要完全維持各個國家的基本立場是很困難的,因為永遠會有對應的議題。農產品市場開放讓步的型態,依貨品別、各個FTA夥伴國不同,即便相同產品也會不同。事實上,迄今FTA談判的結果是妥協的產品,以對韓國敏感性農產品減低市場開放的衝擊,與增加FTA夥伴國市場進入的機會與創造貿易商機之間求取平衡(見表3)。
 
表3 主要FTA中韓國重要農產品減讓情形
 
韓國與FTA夥伴國談判妥協的結果,鑑於米與米製品是韓國主要糧食,迄今所有簽屬的FTA均排除關稅減免,並不增加任何型態的額外稻米市場開放,包括不提供外加配額。此外對國內農業敏感的產品包括大麥、黃豆、牛肉、豬肉、雞肉、牛乳及乳製品、柑橘、蘋果、梨、葡萄(水果製品)、辣椒、蒜、洋蔥及人蔘(見表3),韓國盡一切努力排除關稅減讓,以維持目前稅率但提供關稅配額,採取季節關稅與列入長程調降關稅項目。
事實上,要在FTA談判中考量韓國農業的脆弱性而維持一貫立場並不容易。尤其一些FTA夥伴國在農業部門有強競爭力,與韓國又有貿易逆差,強烈要求韓國更多改革性農產品市場開放以透過FTA取得農產貿易的利益。韓國農產品開放的範圍與速度因FTA夥伴國而不同,這是韓國與FTA夥伴國尋求彼此利益平衡的談判結果。
以農產品關稅減免的比例評估減讓的程度,比較與不同夥伴國之FTA,韓國農產品市場開放程度如下(見表4):依韓國農產品市場開放高低順序為美國、歐盟、澳洲、加拿大、紐西蘭、智利、中國,例如,韓-美FTA經評估為農產品市場開放減讓程度最大的。在韓-美FTA所有農產品項目中,只有2.1%項目是排除通用減免關稅。相反地,韓-中FTA,如與韓-美FTA、韓-歐盟FTA與其他FTA比較,是減讓較少的。在韓-中FTA 581項(全部農產品的36.1%)是排除通用關稅減免。因此,多數敏感農產品與畜產品仍維持現有關稅,雖然韓-中FTA已於2015年12月20日生效。韓國與中國會在開放程度較低的FTA妥協,是因為中國對韓國農業的部門衝擊大,雖然市場開放程度小。
 
表4 韓國FTA農產品市場開放讓步型態
 
但是,不可避免地,FTA市場開放的範圍與速度比WTO架構下市場開放的大且快。因此,韓國多數農產品的關稅因FTA夥伴國要求,持續下降。韓國農產品市場自由化將會依據與主要貿易夥伴國簽訂FTA的時程加速進行。
 
 
 

 

新聞來源連結:韓國透過自由貿易協定(FTA)開放農產品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