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貿易趨勢下的農業改革
Monday,21 April 2014 臺灣
twitter plurk facebook print
               黃有才
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主任
壹、 貿易自由化與區域整合
 
1. GATT
 
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簡稱GATT)烏拉圭回合多邊貿易談判在1993年達成農業協議。農業協議的目的是要改革農業貿易,成為公平競爭、減少扭曲的部門,使得貿易政策更加市場導向。
 
烏拉圭回合農業協議,要求各國以1986年至1988年的3年平均數為基期,已開發國家未來6年平均關稅削減36%,單項產品平均降幅15%;開發中國家在未來平均削減24%,單項產品至少降幅15%。許多受非關稅措施保護的農產品,除稻米等可適用特殊待遇外,須以關稅化方式開放市場。
 
2. WTO
 
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簡稱WTO)於1995年1月1日成立,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以有效管理及執行烏拉圭回合之各項決議成為一常設獨立的國際組織。目前有159個會員(159 members on 3 March 2013)。台灣在2002年1月1日加入為會員,為了成為WTO的一員,台灣開放農產品進口,降低進口關稅,擴大進口配額,付出相當的代價。
 
WTO於2001年11月在卡達首都杜哈舉行部長會議開始新一輪多邊貿易談判,議程原至2005年1月1日前全面結束談判,歷經多年談判,2008年7月29日基於印度、中國與美國在「特別防衛機制」(Special safeguard mechanisms) 的歧見,杜哈回合正式宣告破局。
 
3. FTA
 
雖然WTO 杜哈回合談判中止,但也促成了多邊與雙邊自由貿易協議(Free Trade Agreements,FTAs)的蓬勃發展。各國不再等待WTO來完成整體多國的貿易協議。根據WTO的報告,目前各國間已有575個FTA已通報給WTO,其中379個已生效。多數FTA是在1995年以後簽署的,由這些數字可證明,世界各國對貿易自由化帶來的好處都有樂觀的期待。
 
4. 區域整合協議(Regional Integration Agreement, RIA)
 
另一個衝擊貿易自由化的是區域整合協議(Regional Integration Agreement,RIA)
 
(1)歐盟(The European Union,EU)是位於歐洲28個國家組成的經濟與政治的聯盟。EU政策在確保人民、貨品、服務與資金的自由流動,並維持貿易、農業、漁業與區域發展的共同政策。EU合計有5億人口,占全球人口7.3%,2012 GDP 16.67兆美元,占全球名目GDP23%,如以購買力(Purchasing Power Parity)則占20%,是全界各區域最大的名目GDP與GDPPPP。
 
(2)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是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帶動的貿易協議,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與歐盟性質不一樣,不是凌駕於國家政府和國家法律上的一項協議。北美自由貿易區擁有4.5億人口,GDP19.2兆美元,年貿易總額1.6兆美元。
 
NAFTA中,農業一直是具有爭議的議題,農業是唯一未經三方共同磋商簽訂的部分,而是經由雙邊磋商共簽署了三個分別的協定。
 
(3)東協自由貿易區(ASEAN Free Trade Area,簡稱AFTA) ,現包括原東協6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汶萊)和4個新成員國(越南、寮國、緬甸、柬埔寨) ,共10個國家,人口共5.3億。原東協6國於2002年正式啟動自由貿易區,其他新成員國也將加快關稅的削減速度,原東協6國2012年實現零關稅,新成員則於2015年。
 
2010年中國與東協的自由貿易區形成,即所謂的東協加一。這是全球人口最多的自由貿易區,估計免除100億美元的關稅。東協也與韓國簽訂「經濟合作架構協定」,於2012年前撤銷90%商品關稅。至2012年,日本與韓國也加入「東協加三」。
 
東協加三的人口為19.09億,大約是全球人口的1/3,在GDP方面,十加三的GDP總值達到17.65兆美元,對外貿易總額為2.91兆美元。不論是十加一或是十加三,其經濟規模都非常可觀,足以與世界上任何一個區域性自由貿易區相抗衡。
 
2010年東協自由貿易區啟動,台灣邊緣化開始--林祖嘉。
 
5. 兩個形成中的區域整合
 
(1) 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稅協議(The 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TPP)
 
由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成員國發起,旨在促進亞太區的貿易自由化。2010年11月14日由美國總統歐巴馬提案,於2011年11月APEC完成並宣布TPP綱要,強調是高品質的自由貿易協定。
 
由美國催生的TPP,主要成員與入會磋商國大多由資本主義體系的國家組成(越南是唯一社會主義國家成員) ,同時對中國產生排擠效應,TPP「圍堵中國」的態勢似乎要與中國催生的「東協加3」抗衡,變成一場中美兩國拉攏亞太經貿實體的角力戰。
 
日本不顧農民反對,已於2013年加入TPP, 美國亦力邀韓國加入,但韓國仍在觀望中。
 
(2) 區域全面性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
 
由東協10國於2012年11月提出,2013年展開談判,預計2015年完成,參與RCEP成員除東協10國之外,尚包括中、日、韓、紐西蘭、澳洲及印度6國。若以2011年GDP計算,RCEP經濟規模約21.2兆美元,占全球GDP的1/3,30多億人口占全球人口數的1/2。RCEP倘若順利完成,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區域經貿組織。
 
貳、台灣的選擇
 
台灣是一個海島型國家,資源有限,自1970年代起,進出口就是台灣重要的經濟來源。
 
「對外貿易依存度」,可稱為對外貿易係數,是指一國進出口總額占該國國民生產總值的比重。對外貿易依存度反應一國對國際市場的依賴程度。2010年台灣對外貿易依存度(貿易總額/GDP)為122.3%,出口依存度(出口/GDP)為63.9%,進口依存度(進口/GDP)為58.4%(許君榖,2011)。
 
我國由於政治環境特殊,外交上被孤立,簽訂FTA不容易,僅與巴拿馬(2003) 、瓜地馬拉(2006)、尼加拉瓜(2008)、薩爾瓦多(2012)、宏都拉斯(2012)等中美洲5小國簽訂FTA,另與中國簽訂ECFA(2010.6.29簽署,2010.9.12生效實施)。2013年與紐西蘭簽署ANZTEC(2013.7.13)、與星加坡簽署ASTEP(2013.11.7)。
 
反觀台灣的競爭對手韓國,自2002年與智利簽署FTA後,10年來已與48個國家簽署了10個FTA,包括星加坡(2004.11)、歐洲4小國(EETA, 2005.7)、東協10國(2006.4)、印度(2008.9)、美國(2010.12)、歐盟28國(2009.12)、祕魯(2010.8)、土耳其(2012.3)、哥倫比亞(2012.6)。
 
目前韓國正與11個國家洽簽FTA,包括中國、加拿大、墨西哥、澳洲、紐西蘭、海灣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6國。中、日、韓FTA談判已於2013年5月開始。
馬總統2013年10月10日國慶演說談到,根據2012年的統計,每100美元貿易額中,可以獲得的FTA免稅或優惠的金額,星加坡高達63美元,韓國也有34美元,我們原本只有0.14美元,在ECFA生效3年以後,才增加到4美元,但仍然遠遠落後星加坡與韓國。
 
對外貿易是台灣經濟的命脈,在全球貿易自由化的趨勢下,台灣只有設法簽署更多的FTA與RIA,在爭取外銷的同時,開放國內市場,經濟才能永續發展。
 
2012年3月美韓FTA生效,就2012年3月至2013年2月美韓FTA生效1年的貿易情形來看,這段期間台灣出口至美國衰退4.65%(-1.9億美元) ,而韓國對美國出口成長了3.87%。2013年9月韓國工具機在美市占率首度超越台灣,台灣企業還能不擔心?
 
參、台灣農業的挑戰
 
台灣與日本、韓國都在1950年代實施土地改革,把「耕者有其田」作為重要農業政策執行至今。因此以小農為主的農業生產型態面臨貿易自由化,農業競爭力不足,挑戰嚴峻。
 
世界各國隨著工業化程度提高,其農業所得相對於全體家戶平均收入偏低,因此所有已開發國家的農業都需要政府各種補貼措施來支持農村的收入,卻仍難以避免農業人口減少與農業人口老齡化的問題。台灣也不例外,台灣的農業還要面臨一個額外的難題:每戶農家的農地太小,而農地產權與承租價格又太高。(黃樹仁,2002)
 
 
由表一可看出台灣農家每戶耕地面積小,農地昂貴,52%農戶面積在0.2-0.5公頃。人口密度高,都市建地嚴重不足,而城鄉距離又近,以及農地被當作「準都市建地在賣」,而農地價格過高,也是承租農地擴大經營規模不易的原因之一。由於每戶農地面積小,農家收入偏低,2012年平均每戶農家所得為全體家戶的84.6%,而農家所得來源中農業所得僅占21.67%。
 
 
由於所得偏低,自然難以吸引年輕人投入農業,農村人力老化。依據2010年農林漁牧業普查,農牧業經營管理65歲以上占43.70%,平均年齡61.96歲,5年間增加0.8歲。
 
由於農家所得偏低,各國政府無不以提高農民所得,拉近農家與全體家庭所得的差距為施政重點,在GATT烏拉圭農業協議前,多數以價格支持(稻穀保證價格即其中一種)為主要手段,但協議中明確規範價格支持應列入削減範圍,而應轉換為與生產脫鉤的所得支持(即直接給付)。日本於1998年取消稻米保證價格收購制度,改將限制生產的價差補貼,2007年開始實施『經營所得安定對策大綱』,2008年更進一步實施『跨品目經營安定對策』,2011年開始實施『戶別所得補償制度』,以維持農家所得為主要目標。韓國則在2005年廢止稻米收購計畫,國內許多學者對臺灣還在辦理稻穀保價收購,深深不以為然,認為應以『所得直接給付』取代。
 
肆、台灣農業改革的方向
 
台灣農業改革的方向,要在符合國際規範的前提下,提高農家的收入,減少農家收入不穩定的風險,且不增加消費者負擔,不增加政府財政負擔(不加稅),與環境和諧追求永續發展。
 
1. 整合現有資源,建立符合公平正義且有助於結構調整的農民福利。
 
101年政府發放給農漁民的各項津貼、補助,編列於農委會有792.96億元,編列於內政部有283億元,編列於直轄市政府有63億元,合計約1137.969億元。
 
儘管政府為照顧農民每年所編列的所得直接給付、價格支持、福利津貼補助已超過1000億元以上,但農漁民所得仍偏低,常抱怨政府照顧不足。而政府財政拮据,以103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而言,歲入1兆7,308億元,歲出1兆9,407億元,差距2,099億元全數以舉借債務(占歲出14.1%)彌平。而債務未償還餘額為5兆4,251億元,占前3年度平均GDP38.7%,距離上限40.6%幾無舉債空間。
 
另一方面政府所支出龐大的經費,對調整農業結構,提升產業競爭力無助益。學者建議以所得直接給付取代稻穀收購,但所得直接給付在日本實施發生許多問題,依據日本實施初期稻穀價格下跌2-3成,政府挹注的經費更多。但由於政府承諾稻農收入獲得保障,稻農繼續生產成了政府財政上的大負擔。日本政府採取各項行政指導來調節稻米生產,但仍是供過於求。如果糧價下跌,政府補貼稻農的支出會增加,何況還要另花一筆運作政府安全存糧的費用。
 
日本學者平澤明彥(2011)認為美國與歐盟可以透過所得直接給付,降低價格,取得相當程度的國際競爭力,比較不會出現更大的價格下跌壓力。日本米價遠較國際高,即使跌價,仍無外銷之可能,台灣也有類似的問題。日本政府正計畫自2014會計年度起,取消「稻農戶別所得補貼制度」。
 
日本老農年金與經營轉讓年金:
 
1. 國民年金
 
2. 農業者年金保險包括
(1) 農民老年年金:65歲以上,繳納保費滿20年以上,60歲以前從事農地耕作或養畜事業
(2) 經營轉讓年金:60歲以前將經營權轉讓,則自60歲開始可領取經營轉讓年金。
0.5公頃以上轉讓對象-第三者
                        -農業後繼者僅限1人
 
韓國老農經營轉讓直接給付與農地抵押貸款
 
1. 國民年金:每月約2300元台幣。
 
2. 經營轉讓直接給付,1997年開始實施,連續10年以上從事農業65-70歲農民同意出售或出租農地5年以上給專業農民上限為2公頃,每年每公頃3百萬韓圜(約台幣8.3萬元),給付期限至75歲為止,最長不得超過10年。
 
3. 農地抵押貸款
農民超過65歲,有5年從農經驗,可將土地抵押給農漁村公社(Korea Rural Community Corporation)所設農地銀行(Farmland Bank),如農地值5.54百萬元,每月可領1.8萬元,利息依市場價格而定,農民可繼續耕種。
 
最近農委會正積極研議修正『老農津貼暫行條例』,將比照勞保等社會保險,農保年資15年才可以請領,平均一年可節省30億元。目前之農保被保險人有2萬6026人,65歲投保年資還不滿15年,折半給予3500元,直到投保年資滿15年時,才可以領7000元。還有2萬7千多人,有的農地早已不在,甚至長期旅居國外,未來將比照國保資格,1年未在臺灣待滿183天,當年度將停發。
 
建立符合公平正義且有助產業結構調整的農民年金制度是未來必須走的路。
 
2. 建立國產農產品直銷通路
 
在小農國家中,中間商轉手次數多,運銷價差大,一向為各界所詬病,因此發展直銷減少中間轉手次數,減少運銷價差,在開放市場面臨進口農產品強力競爭,又可以在不增加消費者支出下增加農民所得,政府既可提高國產農產品價格競爭力,掌握國產農產品銷售通路,提供消費者便捷舒適的購物環境,進而愛用國產農產品,愛用國產農產品政策目標則更易落實。 因此推動國產農產品直銷通路是韓國政府重要政策之一。
 
韓國農協中央會(National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Federation, NACF)辦理共同運銷,並於3月至6月間與8月至12月辦理價格敏感的8種蔬菜契作生產,來穩定價格與確保農民收入。全農現經營有中小型Hanaro Mart 260家,肉與鮮乳Mart270家,大型Hanaro Club16家。全農每年透過配運中心與Hanaro Club的銷售額1兆5,550億韓圜(折合新台幣430.735億元)
 
Hanaro Club是韓國政府為了對抗歐美系大型量販店面而輔導全農成立的量販店,以高陽市Hanaro Club為例,占地13.5537公頃,其中批發市場0.9917公頃,賣場0.9520公頃,包裝廠0.4628公頃,花市0.8532公頃。於2001年6月8日開幕,投資1300億韓圜(台幣36億元),中央政府投資44%,地方政府投資37%,NACF19%,而由NACF負責經營。Hanaro Club只銷售國產產品與加工品,2012年銷售金額3280億(台幣90.8億元),獲利33億韓圜(台幣1.8億元),30%的盈餘回饋社區。全農Hanaro Club現有16家,2013年將增加至18家。對韓國國產農產品(包括高麗人參、泡菜等)銷售很有幫助,韓國以「農都不二」來強調農民與消費者彼此依存,合作雙贏的密切關係,Hanaro韓語為「一體」之意。韓國政府支持本土農業與農民讓農民與消費者有感的實際作為,值得我們參考。
 
3. 全面推動學校午餐
 
日本在1952年開始小學學校午餐,1954年「學校午餐法」立法後初中亦提供學校午餐,現在99%小學生,82%初中生吃學校午餐。所有食物是本地生產,幾乎未經冷凍,無論貧富每一位學生均吃同樣的午餐,許多地區學童不准攜帶自己的午餐到學校,學校也沒有販賣機,學童從小被教導吃別人為他們準備的午餐。學校午餐均由營養師設計,營養可口,挑嘴或不健康的學童也願意吃。日本學童肥胖率全球最低之一,平均壽命83歲。學生由值日生穿著白衣、戴白帽來分菜,服務同學,然後一起在教室用餐。市政府負責廚工費用,家長負擔原料成本,每餐約250-300日圓(75-90元台幣) ,中低收入戶則減收成本費。
 
歐美專家對日本學校午餐極為讚賞,CBS於2013年2月更做專題報導,日本人也以歷史悠久的學校午餐受肯定為傲。
韓國於1997年「學校給食法」立法,1997年開始供應小學學校午餐,1999年起供應初中,2003年起供應高中學校午餐,目前辦理學校11,389所,占99.9%,供應學生人數7.263百萬人,占98.8%,由學校雇工自己處理占94.6%,委外經營占5.4%。學生家長負擔60.8%約等於原料費用,中央教育預算負擔32.5%,地方政府及其他負擔6.7%,支應其他勞務、設備支出。
 
在韓國,農協中央會(National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Federation, 簡稱NACF)辦理學校午餐原料供應業務,2010年銷售金額6020億韓圜(166億元台幣) ,市占率21%。日、韓由於中央政府立法主導營養午餐的辦理,學童營養均衡,身體健康,另以米食與當地食材為主,讓學童從小養成以「米食」為主的飲食習慣與文化傳統,且由於通路的掌控,「地產地銷」、「農都不二」得以落實,值得我們參考
 
4. 辦理農作物災害保險
由於氣候變遷,降雨分布改變造成乾旱與水患發生頻繁,農作物保險對減少農民因天然災害導致的財務衝擊或收入不穩定性,有很大幫助。日、韓均由政府補貼保費,辦理農作物保險,使農民收入的不穩定性減低。
 
日本自1947年就制訂「農協法」(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Association Law),農協法即訂有「農業災害補償計畫」,災害範圍包括天然災害與病蟲害。農業災害保險是由農民共濟,由地方農協成立基金,農民繳交保險費來運作。目前保險範圍已包括多數主要作物,約有300個農協辦理農作物災害保險,相關管理與作業費用由中央政府預算編列支應。政府負擔農民一半的保費,另外也是再保單位。目前稻米、小麥、大麥、家畜保險是全國性保險,水果、雜糧、蠶業則是可自由選擇,其中稻米、小麥、大麥是強制投保。
 
政府支出:保費補助每年6億4000萬美元(台幣188億元)。管理作業費4千4百萬美元(台幣12.93億元),再保平均損失率(The average loss ratio for 2003-2005)125%。
 
2005年,有2.1百萬公頃農作物加保,占全國種植面積53%,家畜保險有6.7戶萬頭,林地39.4萬公頃,加保以1986-1995年平均損失率為94%。
 
另外政府還有災害救助計畫(Public Disaster Assistance Programs),農民可以得到低利貸款與特別協助。
 
在韓國,農作物保險制度是2001年隨著「農作物災害保險法」立法而開始辦理。農作物的保險是由公民營合辦,並有政府大力支持。
 
農作物保險是由農協中央會(National Agriculture Cooperative Federation, NACF)承保。NACF將保單再以配額方式由6家韓國民營保險公司再保。另賠付責任超過110%到180%之間(2013年以後到150%)轉投國際再保市場。韓國政府則是最後的再保者,承擔所有賠付責任超過180%的部分(2013年以後超過150%部分)。
 
農作物保險制度2001年剛開辦時,只有蘋果和梨是受理保險項目,到了2013年有40項農作物可受理保險(表五)。
 
農作物保險受理特定災害或多種災害保險,蘋果、梨、桃、葡萄、甜柿、柑橘與澀柿受理特定災害保險,此一保險,基本風險賠付災害為冰雹與颱風。此外,農民可自行選擇購買其他災害保險,如春季霜害與凍傷、秋季霜害與凍傷、豪雨、與果樹損傷。
 
損失賠償扣除額分15%,20%,30%。目前農民投保20%扣除額占69.4%,投保30%扣除額占30.6%。
 
韓國農作物保險制度至今經過2次危機,第一次危機發生在2002年,超級颱風「Rusa」造成農作物嚴重損失(賠付金額/保費L/R:435%),民間再保公司要求提高保費,但政府因預算限制而拒絕,結果民間再保公司退出,由農協中央會的NHPCI單獨承受所有風險,在2003年及2004年連續兩年遭到嚴重虧損。
 
在2003年韓國政府透過特別預算補償了NHPCI大部分的虧損, 另外在2004年,組成了一個公私部門聯合專案小組來研議恢復農作物保險制度,並做成以下改革: (1)保費提高50%,(2)政府做為再保單位:L/R超過180%由政府承做再保,(3)2階段保險給付勘驗。
 
2005年民間再保公司再次加入農作物保險制度。
 
第二次危機發生在2012年,原因是:
 
1. 由於 (1)低賠付率:L/R 44%(2005)、L/R 37%(2006)、L/R 45%(2008)。(2)2005年以後,把因大災害風險增加之保費剔除,在政府的壓力下,保費逐年降低至2005年以前水準。
 
2. 2009年-2011年發生預期外的天然災害。
 
3. 2012年超級颱風Bolauen造成嚴重虧損(L/R 357%)。
 
從第2次危機學到的教訓是:為了維持農作物保險制度長久經營,如大災害損失風險,道德與反向選擇的基本要求是不容忽視的。
 
新的農作物保險制度從2013年開始實施,有下列的改革:
 
1. 保費提高33% (把大災害風險模型計入)。
 
2. 政府再保門檻降低為L/R 150%,政府再保保費(Stop Loss Cost)是整體保費的5.5%。
 
3. 組成200人的保險給付勘驗的專責公司。
 
韓國農作物保險制度是在政府4個方面大力支持之下運作:
1. 中央政府補貼50%保費。
2. 中央政府是賠付金額超過總保費(L/R)180%以上時(2013年以後為150%)的再保承保單位,承受最大的風險。
3. 中央政府補助農協中央會承做農作物保險所有的作業費用。
4. 中央政府透過農業部,積極參與保險產品的研究與開發。
 
到2013年,有40項農作物可受理農作物保險,蘋果、梨、桃、葡萄、甜柿、柑橘與澀柿等5項主要作物,其保費占整體保費86%,滲透率為47%(以面積計),保費總金額是2億1500萬美元。
 
農作物保險因氣候因素,風險變動極大,不易預測與掌握。韓國農作物保險制度是一個有名的案例,2013年10月第17屆東亞精算師大會曾提出報告討論。
 
除了農作物保險制度外,韓國政府依1995年農漁災害法訂有公共災害救助制度,規定當農漁業受到病蟲害或乾旱等天然災害時,政府應予以財務協助。
 
5. 設立農地銀行,活化農地
 
台、日、韓均奉行「耕者有其田」為主要農業政策,農業所得偏低,無法吸收年輕人留農,農村人力老化,農地休耕或廢耕為普遍現象。日本2005年耕作放棄地38.6萬公頃,占9.7%。韓國廢耕地約有4萬公頃,占2.2%。
 
韓國農漁村公社(Korea Rural Community Corporation, KRC)是韓國政府出資的官方機構,其沿革最早是1908年成立的水利組織及土地改革組織,歷經變革,2008年起擴大為韓國農漁村公社迄今。韓國政府於2005年成立農地銀行系統,並委由韓國農漁村公社經營,其財政來源為農地管理基金。
 
事業內容:
 
(1) 農地買賣:為實現耕者有其田及培育專業農民,由韓國農漁村收購非農民或轉業或退休的農民所持之農地,再轉買給想要擴大農地規模的專業農培育對象,亦可穩定農地市場,KRC現擁有農地2700公頃。
 
(2) 農地長期租賃:由KRC長期租下想要轉業或退休的農民農地,再長期租給專業農培育對象。凡1997年以後取得的農地,超過1公頃以上部分,地主不得私下出租,一定要租給KRC。
 
(3) 農地的交換或分割、合併。
 
(4) 農地抵押貸款:2013年支付農協利息預算2600億韓圜(台幣72億元)。
 
對於專業農培育對象:
 
(1) KRC對其購地貸款金額在一定額度內,可獲得年利率2%,貸款償還期限最短15年而最長30年。
 
(2) KRC將農地長期租給專業農培育對象者,則其可獲得5-10年租金,分期繳納或一次繳納之無息融資。
 
(3) KRC與農民等交換或分割、合併者,其可獲得資金補貼,補貼金額為價格差額,或者換地價差貸款,其年利率為2%且分10年攤還。
 
 
 
措施之目標、指標與財政支出
 
本措施之目標為培育7萬戶稻米專業農,每戶稻米專業農平均經營面積6公頃,合計種植水稻42萬公頃。該措施執行成效之衡量指標有兩個,一為稻米專業農經營面積比率,另一則是稻米專業農每戶經營面積(如表七);2009-2011年三年間稻米專業農經營面積占預期整體稻米種植面積之比例,依序分別為39%、41%與43%,希望2013年能提高至46%,約1半,亦即培育約七萬戶稻米專業農;稻米專業農每戶平均經營面積方面,此期間依序為5.0公頃、5.2公頃與5.5公頃,希望2013年提高至5.7公頃。
 
韓國營農規劃事業之財政支出方面,1998-2009年間累計支出達1,342元台幣,2010年則為58.6億元台幣,而2011與2012年均為46.6億元台幣(表八)。農地銀行2013年預算除了營農規模化事業之財政支出1684.3億韓圜,加上買入並儲蓄農地1000公頃,預算1665億韓圜,農地抵押貸款利息墊支2600億韓圜(台幣72億元)及其他計畫,合計7044.78億韓圜(台幣195億元)。
 
 
    
韓國農地銀行對老農退休轉讓經營權,專業農承租農地,活化農地,擴大經營規模,乃至於穩定農地價格,增加老農收入都扮演主要角色,值得我們參考。
 
6. 設置農業政策研究所
 
日本
 
農林水產省農業政策研究(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MAFF)於2001年4月,由國立農業經濟研究所(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改組而成立,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約有研究人員60人以上,是農部直屬唯一的農業政策研究所。
 
研究優先課題:
 
1. 糧食供應
 
2. 農業政策改革
 
3. 農村再生
 
4. 世界主要各國農業政策趨勢
 
韓國
 
韓國農村經濟研究院(Korea Rural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是由總理府經費支持的財團法人,成立於1978年,有100位以上的研究人員,70%來自政府交辦計畫。依法“The law on the Federation, Management, and Growth of Government-Financed Research Institute”成立。韓國現任農業部長(Minister of Agriculture, Food and Rural Affairs)是KREI前任所長李東弼。
 
現任所長是崔世均問:「台灣難道沒有每年3千萬美元經費來支持一個農業政策研究所嗎?」
 
結語
 
貿易自由化是台灣未來唯一的選項,而農業改革是一條艱難但必須要走的路。多年來,政府挹注在農民福利、農村建設的經費相當龐大,對於農業產銷的投資反而少了許多。對於專業農、年輕農民的輔導偏重技術,至於取得農地擴大經營規模,暢通國產農產品行銷通路,保障生產者權益等重大關鍵課題,仍有許多難以突破的瓶頸,無法改變產銷結構。另外,農作物災害保險對靠天吃飯的農民則是減少收入不穩定的保障,農委會多次委託學者研究,仍無法擬出可行辦法。
 
韓國在貿易自由化與經濟發展上,已然脫胎換骨,值得我們參考。農業改革,涉及老年農民、兼業農、非農民地主等許多民眾權益,是高難度的工作,因此有必要成立農業政策研究所來做中長期的政策研究,並擔任國家的智庫。
 
台灣經濟不振、產業外移、年輕人就業困難,已有一段時日,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恐怕找不到短期內可以振衰起弊的藥方。為了台灣的未來,也為了我們的子女,我們不能懷憂喪志,更沒有安於現狀的權利。這使我們不得不想起美國總統Obama為了理想,堅忍不拔的故事。“The Audacity of Hope”- 無畏的希望
 
積極正面的人生觀,
 
面對挑戰,自信、無畏、堅忍不拔。
 
以智慧、容忍、誠懇來處理質疑與爭端,
 
用熱情、愛心、希望來擁抱群眾。
 

新聞來源連結:自由貿易趨勢下的農業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