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稻米政策改革 在農民看來為時已晚
Friday,14 February 2014 日本
twitter plurk facebook print
65歲的和久井徹是位稻農,自1970年以來即反對日本政府限制稻米生產的政策。在許多尋求自己能依照事業前景決定是否種稻的農民眼中,和久是位英雄。和久40年來持續反對透過強制配額,限制生產,來控制價格的稻米政策。
 
這項政策稱為「減田」(減少水田),是用來維持高糧價。減田長期以來被視為政府照顧特別利益團體-稻農與農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的政策象徵。
 
和久長期以來的夢想,在本(2013)年11月間農林水產省宣布在5年內廢除稻米生產配額之後,即將實現。
 
雖然媒體大肆宣揚廢除稻米生產配額的計畫,但當媒體問到和久時,他看來並不非常高興。「太晚了」和久在他鄉間的辦公室表示。和久在1970年開始即在大潟種稻。「我已經65歲了,農民的平均年齡大概也是這樣,大多數農民會在5年內停止耕作」;「農民沒有後繼者」和久說。和久指出稻米產業面臨最基本的問題-農村勞動力老化與嚴重缺少年輕勞力,這將會使農業推向滅絕。
 
根據農林水產省調查,2012年農業工作者平均年齡是65.8歲,而稻農的平均年齡更高,2010年即達69.9歲。老化問題引起稻米生產未來前途的嚴重關切。事實上,近年來因為缺少有能力的年輕人對傳承這項傳統產業有興趣,稻農的總人數正急速減少。
 
2010年日本有1.2百萬農家種稻,比5年前少了17.3%,比2000年少了33.5%。宮城大學農業政策專家大泉和行教授警告:「稻農人數未來10年還會再減為一半。」
 
對於政府幾十年來保護稻米產業的努力,包括減田政策,損害了稻農的競爭力,造成沒有補貼專業稻農無法生存,和久表示十分心痛。「沒有年輕人願意在這種產業中工作」和久說。
 
稻米管制制度源自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1年後,戰時政府把所有主要農產品產銷都納入政府管制。戰爭結束後,由於國家仍短缺糧食,政府仍維持嚴格管制。
 
然而1960年代,日本國內稻米產量超過消費量,都市工資也比農民高。戰後的糧食管理制度逐漸轉變成提供補貼給農民和保護農民團體與農村民意代表的計畫。
 
1970年代為了維持高米價來保護農民,政府啟動強制式減田計畫,要求農民依政府生產配額來減產,這也是對於像和久一樣不願依配額生產的農民懲罰。團結在各地方農協下的農民對不配合者也施以壓力。
 
當時,大多數農民把生產的稻米運到農協,賣給政府。全農是由全國各地農協組成的聯合會,是執政自民黨選舉與募款的機器,也是把稻米維持在高價的操作單位。
 
專家認為,政府的稻米政策使農民與消費者需求脫節,許多農民失去企業精神轉而只專注於政黨活動施壓政府來維持高米價。
 
宮城大學大泉教授最近在政府鬆綁米價的討論會中表示:「分配生產配額給農民,意味農民只要增產而不要依市場機制來生產。」
 
大潟村最初是政府在1967年把全國第二大湖-八郎潟,填湖造地而產生的新生地,是建立大規模稻米產區來增加國產稻米消費的示範區。但1970年開始,政府就以生產配額制度來強制大潟地區農民減產。
 
和久回憶說:「稻米減產計畫在我搬到鄉間即開始,那時我才21歲。」他也表示因為不配合減田計畫曾被政府官員與農協言語警告。因為該地區開發時政府曾提供經費,中央政府威脅要把他的稻田強制購回。
 
多年來,大潟村居民分為兩派,一派依政府配額生產,一派像和久一樣反對此一制度。和久因為無法透過政府控制的官方通路來銷售稻米,選擇把高品質的米直接賣給消費者。
 
因為對消費者需求敏銳,和久成立公司,生產加工米產品,包括米粉製成的麵條、糕餅,特殊用途的白米及以米為基質的應急食品。和久認為生產高品質產品是稻農生存的關鍵。
 
由於人為的高米價與日益增加的黑市稻米流通數量,面對各國,包括美國農民的批評,日本政府在1994年修法,除了安全庫存外,停止對國產稻米全數收購,也開放國產稻米銷售自由化。
 
在2010年,民主黨執政時期,政府取消對不依配額生產農民的懲罰,包括對於不配合減田計畫的農民居住與耕種地區,不提供社區內各項設施的補助。
 
今(2013)年11月,安倍首相終於宣布將在2018年廢除全國稻米生產配額制度。但一些專家與許多農民懷疑廢除配額制度並不能如預期地提升產業競爭力。
 
目前政府計畫在5年內取消民主黨執政時期所推動的直接給付制度。這制度補貼農民因配合減田目標減少稻米生產而遭受的損失。直接給付的標準是每公頃150,000日圓(43,500元臺幣)。但政府將繼續維持種植稻米以外的其他食用作物的獎勵來維持高米價。
 
安倍內閣甚至可能推動新的補貼方案把原來民主黨用於直接給付的經費移用到鄉村基本建設來協助農民。佳能全球研究所所長山下和仁表示,這些補貼使日本能繼續維持其無效率的稻米產業,包括不計其數的兼業農和他們擁有的小面積稻田。
 
山下曾經是農林水產省高級官員,在最近一次記者會中表示:「這樣的改革,簡言之,是假的。」
 
大潟農協的理事長肇小林表示,他對安倍首相宣布廢除減田計畫並不贊同。小林說:「政府只是重複做同樣的事,就是維持食用稻米高價格。」小林相信,由於日本正積極參與TPP談判,最終會被迫大幅度降低目前778%的稻米關稅。而小林認為,安倍改革計畫並未包括加入TPP後的因應措施。小林認為,日本政府在TPP談判結束後遲早會毫無選擇地採取更激烈的農業政策改革。小林說:「我要求政府能為未來30年規劃長期政策,並為未來10年規劃中期政策,否則你無法投資農業。」
 
本文英文原載於YuTsai Huang(2013), Japan's Reformed Gentan Rice Program Viewed as too late by Farmers, Retrieved from http://ap.fftc.agnet.org/ap_db.php?id=162
 

新聞來源連結:日本稻米政策改革 在農民看來為時已晚